挖财比余额宝更靠谱?

20131107023933105_546x0

手机记账小应用有可能成为个人移动财务管理平台,并且切入互联网金融

10月24日,2013互联网金融创新峰会上,杭州财米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治国成为焦点人物,一是他宣布收购了零售金融业咨询分析公司“信策数据”,二是公司旗下刚刚完成千万美元A轮融资的理财软件“挖财”又获得了鼎晖资本300万美元的投资。

挖财是中国最早一款记账理财类App,2009年9月上线。目前市面上有20多家记账理财类产品,挖财拥有4000多万用户,月活跃用户达到数百万。
“我们就是要做屌丝和普通老百姓的个人资产管家。”李治国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说,中国的普通用户对管理资产有迫切需求,但市场上针对收入不太高的用户的理财服务很少,挖财希望通过App能让老百姓有能力管理自己的资产,理念是“让记账的人更富有”,保持资产的保值增值,引导理性消费。

挖财的出现,是创始人赵晓炜从生活琐事中受到了启发——每到月底,他和女友就会为钱的事苦恼,不知道钱花在哪里,用笔记账容易中断,用电脑记账程序繁琐。出身于阿里巴巴的他自己开发了一款手机软件来随时随地记账。

当他把软件放到网上后,下载数量远超想象,于是决定创业专门做记账理财软件。目前挖财团队40多人,其中一大半是技术团队,版本覆盖Android、iOS、WP7几乎所有移动平台。

打开挖财,用户可以手写或语音记账、管理货币基金、查看本月收支报销,还可以进入理财论坛和其他用户互动。

创业4年来,李治国个人投资已达1000多万人民币,挖财团队其他成员也有数百万元的投入。对于投资挖财,IDG项目负责人李丰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说,IDG早在一年多之前就看好金融创新市场,随之进行了一系列的投资。在众多理财软件中,之所以投资挖财,是因为看到了挖财产品本身做得早,打下很好的基础,另外也看到挖财团队的务实创新。

“记账理财软件不是游戏,不是社交软件,并非刚性需求,用户下载和使用它是带有某种功利性的。产品本身做不好,用户随时可以换。”

挖财联合创始人全云峰说。理财应用竞争激烈。北京随手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记账理财App“随手记”于2010年推出,目前拥有6000万用户。
今年9月,随手记宣布已经完成A+轮融资,加上A轮总计拿到红杉资本千万美元;今年6月才上线的理财App铜板街也完成了A轮融资。

但挖财最被资本看好的,还是其商业化之路——基金交易服务,它为有需求的用户推荐基金(目前有5只基金可供选择),并从基金公司收取一定费用。在理财软件中,挖财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作为投资方的李丰说,这种互联网金融创新的尝试,是资本愿意为之下注的重要原因。全云峰说,目前推荐的5只都是风险较低的货币基金,选取基金的标准首先是受益率,其次是市场认可度、基金公司美誉度等因素。为了维持理财软件自身的中立度,全云峰说挖财不会参与到用户和基金的交易中,只是做一个基金的引流入口。“就像第三方的导购网站给淘宝引流,挖财定期向这些基金公司收取广告费。”

互联网金融资深分析师李张鲁认为,互联网金融的想象空间很大,明朗的前景就在未来一两年之内。美国理财机构数万家,理财从业人数超过100万,但中国才刚刚起步,很多理财项目也是针对大客户和高收入人群,像挖财之类的理财软件门槛比较低、开发经营成本也不高,适合为普通老百姓提供理财服务。“目前很多理财软件都是从货币基金或者保险开始试水互联网金融,这也是借鉴美国互联网金融的最初经验。”

此前挖财也试错过。2012年挖财推出消费服务,添加商家的打折信息或优惠券,向商家收取一定费用,但运行了一段时间后效果不佳,于是停止。“用户用挖财是为了记账理财,而打折信息和优惠券鼓励消费,这会给用户一种矛盾的感觉。”全云峰说。

今年2月,挖财就在开发基金交易服务,但上线是在7月,比支付宝的“余额宝”略晚。“这真是个遗憾,否则我们会获得更多关注。”全云峰说。今年9月铜板街也开始向用户推荐货币基金。挖财收购信策数据,后者是2002年创立于华盛顿的GW Future公司,2009年落户中国,主要通过对零售客户进行大数据深入分析,提供从营销决策到客户关系管理、风险管理等解决方案。并购后信策数据CEO顾晨炜将担任挖财总裁,挖财还将在上海成立数据金融事业部。

李治国推崇美国的Zest Finance模式。该公司借助机器挖掘和大数据分析来评估客户资质,今年8月完成2000万美元C轮融资。“理财软件只是互联网金融的敲门砖,未来一定不只是落在记账上。”李丰说。撰文/刘杰

总之 作为离钱最近的手机端应用,理财App正从记账升级为更多财务管理功能,未来有可能成为金融投资平台或者BAT大公司理财产品的分销渠道。


资本“挖财”互联网金融

2013-10-28 21世纪经济报道

针织外套、牛仔裤、红色New Balance跑鞋……一众正装的金融人士中间,杭州财米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挖财”)董事长李治国的“创业者行头”看起来颇为打眼。

“我是互联网风格的打扮,Roger(顾晨炜)是典型的金融范儿”,李治国话音刚落,身旁的挖财新总裁顾晨炜,急中生智地脱下西装,搁于身后的论坛坐席,以此配合“老板”的调侃。

这一幕发生在“硅谷对话北京——2013互联网金融创新峰会”的现场。也就在这次峰会上,挖财正式确认,以现金加股权的方式,斥资数千万人民币,完成对零售金融业咨询分析公司“信策数据”的收购,一月前,其刚刚宣布获IDG千万美元的融资。

一家移动互联网创业公司,正在寻找与金融行业嫁接的机会,并将目标放在当下最为炽热的互联网金融领域。移动记账理财APP提供者挖财的举措,向市场释放着怎样的信号?而“联姻”的背后,隐现着IDG等风险投资者的布局野心。

互联网+金融:风投主导的联姻?

2009年,挖财在杭州诞生。创始人赵晓(微博)炜打算做一款记账理财类的移动应用,帮助自己和其他受财务之苦的年轻人实现日常的财务管理。

通过语音记账、信用卡账单邮件和手机短信通知导入等各项个性化功能,这支工具软件团队试图不断降低普通用户记账的门槛。据公司方宣布,挖财App已经积累超过4000万用户,月活跃度数百万。

而数月前,在支付宝余额宝高调推出之际,挖财亦上线加入了“货币基金”功能的新版本,让用户可以随时进行基金购买和赎回操作——此为其踏足互联网金融的第一步。

同年,在长三角的另一端,前身为2002年创立于美国华盛顿特区GW Future公司的信策数据落户上海。CEO顾晨炜先是任职于Capital One,再从渣打银行(香港)零售战略部总经理的位置上转入信策。

信策数据的主要业务是通过对零售客户群数据的分析,向企业提供从营销决策到客户关系管理,以及风险管理的一揽子解决方案。

2011年,几乎在同一时段,阿米巴资本的两位合伙人(原阿里巴巴云计算中心资深总监李治国和原阿里巴巴集团企业融资及财资管理部董事总经理赵鸿联)相中了尚处平行线上的两家公司——李治国被赵晓炜的理财软件思路吸引,先后向挖财投入1000万人民币资金,而赵鸿联主导了对信策数据的天使投资。

同一家天使注资的渊源,使得信策团队在一年多前就已开始与挖财的接触。而顾晨炜本人也多次作为金融专业顾问,被李治国邀请到挖财,参与讨论财务相关产品的设计。

对从事金融咨询业的信策来说,挖财的互联网运营思路迎解了他们难以规模化运营的“痛点”。顾晨炜团队曾经做出尝试,开发了“来客宝”等信息软件,但信策数据本身并未走出难以规模化的咨询业务模式。

李治国认为,两家公司的融合是各取所长。通过金融技术支持,“挖财”可以更有针对性地给客户提供产品,“你可能需要更专业的理财推荐,可能需要更方便快捷的借钱渠道,这些服务都会慢慢加强。”李治国说。

对于挖财的普通客户来说,金融产品的生命力很短,且难以评价。挖财的发力点之一,即是为客户建立一套中立的排序体系,以类似淘宝的方式向用户推广个性化的金融产品。

基于互联网公司的基因,挖财和P2P行业龙头宜信所做的事情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宜信更多是一个match maker,将借贷方进行匹配,解决他们的需求,而挖财做的是资产管家”。

而挖财的用户获取方式也将与宜信相异。李治国表示,挖财不会去做不擅长的线下业务。而拥有两万多人团队的宜信,拥有更广的在地渠道,获取广泛的用户群。“挖财面对的人群显然少于宜信;更加专注,获取成本也更低。”李治国说。

随着顾晨炜团队的加入,挖财合伙人的团队已达到10人。此前,包括赵晓炜在内,挖财的创始班子一共4人,分司移动端、服务器端的运营和技术攻坚。李治国向挖财投资之后,为团队引入了新的产品、人力和市场负责人。作为阿里巴巴前50名员工,李治国说,延续这项制度的想法,很大程度上来自他的老东家。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指出,经过两轮融资,挖财原有创始团队的主导角色已经渐渐淡化;多合伙人制度有着“双刃剑”的效果,在两头并举的同时,两只基因迥异的团队的整合,是挖财在接下来的公司管理中不可忽视的现实难题。

“破例”下注:资本的整合痕迹

继获IDG千万美元A轮融资仅一个月,挖财联合创始人全云峰对外确认,公司再获鼎晖300万美元投资。挖财的资本运势看上去越发顺利。

站在资本方IDG的角度,挖财并非一起偶然的投资案例。上个月,合伙人李丰与交道多年的宜信CEO唐宁宣布联手成立IDG-宜信金融创新基金。对他们来说,以一只新的专项基金投入金融创新的领域有着充分的理由。

而其中最为重要的一条则是,互联网流量经济向交易经济的迁移。从硅谷到国内,IDG观察认为,近两年来,业内公司逐渐开始从按流量分配收入为主的互联网广告模式,向互联网交易转型;而所有交易的基础是支付和金融,不可能脱离最基础的金融结构。

借鉴硅谷的经验,IDG的投资重点与目前风行的互联网P2P借贷略有差别。李丰认为,中国的金融创新在借贷产品上蓬勃发展,但风控产品的创新却显得不那么明显。随着金融产品和金融机构的增加,集中化的风控管理被提上必需的议程。受技术驱动的信用机制创新因此被IDG看作正在升温的投资方向。

而对于互联网金融泡沫论的质疑,李丰认为,在上世纪末的互联网泡沫和近年的电商泡沫中,人们使用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习惯被潜移默化地培养,而资本和创业公司的蜂拥而入,无疑促进了基础设施的建立,使得生态系统和相关产业链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快速成长。

无论IDG还是其他摩拳擦掌进入互联网金融的风投机构,都寄望于投出“最有可能的企业”,但在这个过程中,“既不能太超前,又不能太落后”,李丰告诉记者。

据李丰介绍,这笔金融创新基金的单项平均投资额为100万人民币,而挖财所获的千万美元级投资显然远超此额度。然而,资本方的大尺度“破例”却为公司获得投资后的整合埋下伏笔。

据了解,在初次创业时,李治国推崇“基业长青”,但在天使投资的三年生涯发现,小公司对创新和探索的价值不可忽视。“我们这拨人做十年二十年,把事情做到极致,要是有人接手当然好,接不了手也无所谓,做到顶峰解体,不失为好事。”李治国的放松心态,暗合了资本方的整合意图。

“在这么早期就做跨行业整合并购的先例并不多”,在业内人士看来,挖财网还或将进行团队的调整。“合伙人太多,意见难以拧到一起去。”该人士说。

对标硅谷:挖财的空间?

登台宣布与信策数据的“联姻”前,李治国在嘉宾席上以学生般的认真,听取了Turbo Finanical Group首席风险官顾凌云的主题演讲。后者曾在ZestFinance全面负责模型组研发工作,向数百位参会者分享了ZestFinance信用评估体系的构建经验。

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李治国又表达了他对ZestFinance模式的推崇。而现场亦有业界人士指出,ZestFinance正是挖财欲效仿和对标的对象之一。

ZestFinance由前Google首席信息官及工程副总裁Douglas Merrill以及Capital One主管Shawn Budde创立,借助机器学习和大数据分析技术来评估客户资质,就在两个月前获得了2000万美金C轮融资。

据披露,Peter Thiel领衔了本轮融资——这位投下Facebook等经典案例的传奇投资人,在1998年就已涉足互联网金融服务,与Max Levchin联合创办Confinity,后与Elon Musk创建的X.com合并成为人们耳熟能详的Paypal。

正如挖财涉足传统金融业未能触及的个人理财空间,ZestFinance正在FICO的标准体系外,开发适用于“被遗忘人群”的信用系统。

作为一项标准的社会信用评价体系,FICO分数在美国传统行业中被广泛使用,有效使用人群占到85%左右。但顾凌云指出,由于变形有限,FICO分数并非万能,15%的人群处在被FICO遗留的地带。

顾凌云强调,“一切数据皆为信用数据”。ZestFinance动用来自第三方以及借贷者自身提供的数据。无论电话账单,还是租赁历史,甚至申请信用卡时姓名大小写的区别,都能为机器学习供给数据变量的资源。

“姓名有可能全部大写,也有可能全部小写;一个人如果有能力知道何时大小写他的姓名,从某种程度来说姓名指数更好。”顾凌云在演讲中说道。

李治国认为,挖财的活跃用户在四年间通过持续记账积累下的数据信息,包括背后反映出的消费习惯,与ZestFinance的数据有异曲同工之处。

据了解,ZestFinance的分析模型中大约有70000个变量,人类只需根据机器学习的分析结果进行逻辑分析和判断。ZestFinance称这种方式比传统的衡量模型提升了60%的效率,甚至还款率也比传统的方法高出90%。

ZestFinance希望把离散的数据变成连续的,在这个“完美世界”的模型下,测量借贷者诈骗几率、长期和短期内的信用风险和偿还能力等重要指标,“根据进入的不同数据源,最终产生的版本每分每秒改变,而不是等两三个月信息才改变一次”。

实际上,ZestFinance并非唯一从传统银行业的短板中寻求创业机会的公司,据GigaOM报道,Zebit、AvantCredit和Kreditech等公司也在提供类似的方法。

而对比市场规模,李治国表示,即便是在美国15%的“次主流市场”,ZestFinance等公司也能成长到今天的体量,遑论理财和借贷体系更不完善的中国市场。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