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唐河峡谷

    西唐河峡谷

    邹波

    东唐河峡谷,骑车的静水
    西唐河峡谷,景物颇有不同

    一边是——
    骆驼被纵剖的苍茫
    河道被山居仓库抬至醉人的低矮
    一边,马儿流下白色星辰的血
    纵身如陨石,叮咚

    像多伦多右心左肺,使我不再眷恋你
    像病死的皇后歌手所唱:

    一个加油站
    和一个加油站的距离
    我忽然,不认识这些字母,与遥远唯一的对称
    在……市中心的地陷与落差,在一口井与一口深井里
    目光急剧下降……龙头下降,像安第斯山上空的小飞机

    东唐河峡谷
    恋人似路人呼吸
    西唐河峡谷
    路人似恋人呼吸——

    惹人注意是雨天藤萝的胶鞋、
    攀缘而下却慢跑的少女
    耳钉至绝望,世界边缘的金发、
    世界边缘的黑发,与白发
    而非小径边的花朵;狗在越野车里狂吠
    在那里,不被打扰地伪证
    或许,我有一些东西给你啊,
    或许,有一些躯体给你——
    金手指、银手指
    给至雨中的粉末

    桥上萧瑟一片,灰色湿润的车道
    像旧伦敦灰暗的冬天,贫民聚散,教堂已至租期
    时代超凡的耐性,在绯闻与绯闻的内城
    与美国之间,加拿大半包围的空白处——

    谷底却层林温暖红润草坡碧漾
    西唐河峡谷,在云下仍寻求云
    秋雨在谷底变暖、
    太阳突然钻出金线拉扯
    像中国画,河道精赤
    精赤的溪谷,告诉你图画怎样衰退
    情感怎样变简单

    我对世界理想的追逐
    好似对爱的驱逐
    已包含着闲荡
    与淆乱的双瞳
    却活得越来越像
    中国画里半山
    滴水滴血的小人儿、
    一个做梦的死者
    自行车,撑开蝙蝠的投影

    寒山翠谷,狗吠已悠远,下雨天尤其悠远
    幻觉谷底站立者众,实际无人者众
    新大陆就沉降在这幽冥里
    有时我的恶魔变成一条好看的龙
    使你再度眷恋我

    桥上,蹦极秋天的深渊……
    至落叶的互惠——早已腾空了心
    让你的先驱,去和我的先驱交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