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滑冰

    再度滑冰

    邹波

    小动物们进场了
    这些枢纽,又来到洛克维尔插画中
    美国阶层又滑动,有轨的侧脸又滑动
    猛犸个子循着人迹,也只是人类——
    彼此酸酸的同伴

    生活定式,像揽手相认的亲戚
    又滑走,又妖娆前趋
    自由,腆出个个有轨的鼻尖
    围巾正是尾巴,痕迹是这里的粪便

    我正退出所有能力、
    所有行走能力,就逢来到冰上
    观者更冷若冰霜,咖啡在掌中滑
    栅栏外的手一沉,告诉我这是tray
    我屁股一沉,就坐在了冰上——
    这才是tray……

    自诺瓦•斯戈霞——
    岛屿的少女巡管这冰上
    消防服,橙色粗壮的血管
    像电视吸引孩子
    最大弧度,这圈锯齿边缘——
    一朵清扫玫瑰

    已向我悠远走来:
    这不是你,只是蜷缩
    穿行啊,穿行
    在你的锈上
    漂浮思乡的银河……
    循环的遐想,也正漂浮
    所有,所有的重量,也正漂浮
    即使,一座火山,也像水母漂浮
    失败的膝、死者的手、海船的耸肩,也正漂浮

    每个钟头末尾
    冰车也来到了冰上
    抬玻璃的,机械舞者
    清扫所有主妇部分——
    冰雪皇后的经济学
    织授粉的花一条条,再吹去
    既没有购物车像龙追你
    又突然现出了空山水

    今年又见第一块冰
    万圣节铁链最后一环
    今夜的轮回,又表现在冰上
    今年又见驯鹿的永夜,夹杂着清扫
    半小时里,室内一片北风横着
    退出所有意境
    执手相牵又滑走
    就离开了冰上多荒凉
    或许,屋顶正压着一片新月
    监狱停止了健身,银河擦去了光年
    孩子退出驯鹿之梦,驯鹿退出孩子的梦
    也归去吧,所有拟人的爱
    岛离开了灯塔,站了整整一圈北极

    诺瓦•斯戈霞——
    少女的刀痕从不退场
    睫毛在冰上忽闪着
    一匹马的嘲笑之眼
    手心多少拯救的灼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