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饭

罗兰去参加管理培训,老师是个台湾人,而且是那种头发光如塑胶,只要情况需要,能够保持24小时亢奋状态的人。

问题是,如果他真的很会管理大公司,为什么还会来做这么沉闷的教书工作?

说起来闷,真是闷。

罗兰和同事们都快被他闷死了,所以他们开始找老师的乐子。

老师问:“像秦始皇那样,为了事业把心爱的女人都杀掉,你们觉得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学员们说:“痛并快乐着……”

这群人够狠的,老师发现气味不对,转身向看似好对付的漂亮市场部经理问:“你叫什么?”

旁边下属答:“我们都叫她妈妈。”

“为什么?”

“因为我们广告部都是女孩子,每天要出去见客户的时候,妈妈就会说:‘姑娘们,去见客人啦!’……”

这真不是苏丝黄编的,但是如果你看着眼红,想来这个公司混,别问苏丝黄是哪个公司,她是不会告诉你的。

中国人多少聪明才智呀,但是为什么,在公开场合,他们会是全球最缺乏幽默感的民族呢?

薇薇在看网上的征婚广告,给苏丝黄发了几个备选的人。

其中一个是180米的博士,“三证”齐全的那种,长得倒是非常齐整。

但是苏丝黄一不小心看到了该博士的征婚广告:

自我介绍:我觉得自己应该很优秀,可就是没遇到合适的女友,有的人说我很挑剔,我觉得不是,希望缘分早些来吧.

理想对象:我的要求很明确: 1,身高165以上, 2,大学及以上学历 3,年龄比我要小 4,喜欢整洁 5,身材好 6,最重要的是要有感觉。

爱情宣言:我相信我不会令人失望的。

……

这只是全国成亿上几亿千人一面的征婚广告之一,苏丝黄脆弱的心一下被这种克隆时代的可怖图画吓扁了。

苏丝黄说:“对不起,我不能为你参考,我想吐。”金庸说过,白米饭吃多了也是不利健康的。

你哪怕写成这样也好啊:“男,48岁。正在生锈的男人,电脑迷,任何嗜好都不落伍。欲觅能润滑自己的女人。”

不过,我国各大征婚网上的条件是:粗俗不堪的文字或性暗示等内容都不会通过我们的审核。

那好吧,写成像德高望重的《伦敦书评》上的征婚启事那样也行啊:“我会在单身之夜和你见面。我将是那个呼哧喘气、在艺术类图书架旁摸着腿的人。哮喘、静脉曲张的女人(93岁),寻找30岁以下男人,希望对方有足够力气将我推上邮局的斜坡。”

但是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在公开场合最大的美德就是“无害”。为了保持无害,他们互相帮助,把自己变成了一粒粒的白米饭。

阅读我国的征婚广告,就如同在一大锅米饭中,看到一粒白米饭对很多粒白米饭说:“我最看重的就是感觉,最好是大粒的,比较瘦长的那一类。”

一个对幽默感稍有要求的人,还是吃面条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