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可以写入教科书

我本人正是全球第一个创立和使用RT这个标记的人

推特如此活跃的内容,基本上反映了全人类(不含中国)的大趋势

毛向辉/文

全球最早启动微博客商业服务的推特公司,在经历七年创业奋斗后于2013年11月7日正式在纽约证交所上市。承销商高盛与推特在交易前最后一天设定上市价格每股26美元,出售价值18.2亿美元的7000万股票,而总市值预期达到179亿美元。

作为一家收入只有5亿美元,比较同期其他收入远远超过它的多家企业,这个定价真是让人心惊肉跳。然而推特真的成为纽约当日的娇子,开盘大热达到每股46美元。想5年前,Twitter拒绝了脸书(Facebook)5亿美元的收购,如今比当时市值翻了30倍,一下子接近了脸书市值的五分之一。

一家欢乐几家愁。在推特上市之日,也是老牌的娱乐媒体租借服务商影霸(Blockbuster)宣布全面关闭实体店铺的一天。这一盛一衰,真是印证了时代变迁的无情。想当年Blockbuster曾经一统天下,俨然是消费娱乐的最大分销渠道。但是转眼数年,这种模式就成为了历史。送它进入坟墓的当然不只是推特一家新的媒体平台,还有苹果、谷歌、亚马逊等等各路产业巨头。实体载体,就算承载数字内容,也在新媒体时代被丢弃。推特上市和影霸关门,刻画出了新的经济模式变迁。

推特与传统的公司,与其他新媒体公司也不同,它是媒体内容创造、分享和流转平台。所以推特上市事件本身就在推特上成为了热门话题,这和其他领域的业务截然不同,甚至广告公司也难做到自己推销自己。用户、客户、股东、批评者以及竞争对手,都在这同一个平台上进行思维分享,所以说推特是社会的大脑(Social Brain)似乎并不为过。经过7年的发展,Twitter月活跃用户超过2亿,僵尸用户约为5%,每日活跃用户超过1亿,每日平均推文5亿条。推特如此活跃的内容,基本上反映了全球人类(不包含中国)的大趋势。

推特的成功上市,是近年来互联网的一桩大事。相比较脸书,推特公司具备大量的特质:轻巧,专注,开放,以及中立和尊重用户,在整个用户空间留下大量的赞许。正因为如此,推特更在新闻的传送能力方面远远超过了以往互联网企业对传统媒体的效果,也更为摧枯拉朽。所以推特上市被誉为是对传统行业“破坏性创新”的阶段性胜利。

回到2006年,推特的创见起源于“实时互联网”(Realtime Internet),但是之后作为推特成功的最大动力,却是在它发布后一年多,用户开始大量使用的RT这个符号。在推特的每条140个字符的内容中,RT用来标记转发其他用户的消息,并作出自己的评论。这种标记让信息媒母(Meme)以毫秒速度在社会性网络中传播,从而将消息变成了闪电效应。很多消息,例如日本地震、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拉登被击毙、中国某个艺术家的命运等等,在数分钟内可以接力传遍到全球。RT标记的传播效应,成为社会性媒体的重要特征。

很幸运的是,我本人正是全球第一个创立和使用RT这个标记的人:在2008年6月14日的一推中,我把大家都希望转发别人的符号Retweet缩写为RT,这样大大节约了140字的有限文字空间,让信息传播更加完整,内容附加的价值也可能增加更多。当然,作为对推特贡献的敬意,我就不收他们的授权使用费了。

其实更幸运的是,中文用户在推特上更有独特性:“北京”只占两个字符,英文Beijing 却要用7个字符。在推特上发生的大量事件中,中文的信息熵的优势屡次让其他语种用户表示嫉妒。希望未来中文真正在推特空间占有一席之地。

除了站在创新和大趋势的时间飞梭上成为新媒体时代的代表,推特与其他初创企业相比,其管理能力更证明成功并非偶然。今天的推特其实也经历了浴火重生,但终究得益于团队对于商业规则的尊重。在早期的创业中,推特的多个创始人对公司的发展也有很大的分歧,但是大家争吵归争吵,最终还是尊重了游戏规则。公司董事会在2010年请回更加有执行力和商业眼光的创始人之一Jack Dorsey(他在另一家自创的金融工具公司证明了自己的能力)重新成为公司的领头羊,另外两位创始人Evan Williams 和Biz Stone 则暂时退位,让这家公司的资本价值得到了最大程度留存而不是变成一团散沙。如果换成其他一些团队,搞不好大家会鱼死网破,半途而废。

另外和脸书或谷歌上市时不同,推特的CEO Richard Costolo 是外来的专业和尚,但他的到来大大整饬了公司的管理幼稚病,所以到上市前整个公司的管理结构已经非常整齐,也没有多余和不安全的业务。所以可以说上市后推特公司可能会更加步步为营,也会避免大起大落。这样的初创企业,虽然保留着永远的内部争论,却不影响高远的格局,绝对可以写入教科书了。

推特上市,树立了初创企业的新标杆,更钉牢了新媒体时代的标牌,真是令人期待的一个新篇章。

撰文/毛向辉(计算机科学家、哈佛大学伯克曼互联网与社会中心研究员,提出“分享主义”哲学。主要研究方向:社会性媒体、互联网自由、数字民主、数字神经系统、群体智能。同时是一位技术企业家,并为多个国际项目提供顾问,包括全球之声在线(GVO)、meedan.org、greatfire.org等)

  1. Twitter所发扬光大的信息流,加速了全球信息的传播。不管这家公司的发展如何,它都该记入创新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