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留言:我们的理想是每个人对于发声的向往

再深究一步,其实新闻也并非是我们的理想。我们的理想是每个人各自的对于发声的向往,对于真相的渴求以及对于世界的关爱。倘若有一天离开新闻,我们也能在别的方面完成我们各自的这些理想,那我猜想新闻人中会有许多义无反顾地选择离开。

我们的身边并不缺乏这类例子,我们总是喜欢将自己的爱好具象化,但剥离开某一具体形象,其背后的乐趣、精神、理念才是我们灵魂深处真正向往的。换句话说,如果说一个人只是喜欢报纸上的一个个字,一幅幅图,却根本无视字符间的心血,图片后的真相,那他也不该被称为有着新闻理想,热爱新闻的人。

读者在《媒体死亡的真相》后的留言,他没有留下名字,他自称“没有名字”:

我们不害怕“纸媒将死”,甚至“新闻将死”

一直听说“纸媒将死”的论断,从一个新闻学子的惶恐不安到一个新闻从业者的对之坦然。与其说这是一种乐观不如说是一种麻木。的确,我们学习的是新闻学,向往的是新闻调查,从事的是新闻生产,怀揣的是新闻理想,新闻并不需要完全依附于报纸、广播和电视等等。

再深究一步,其实新闻也并非是我们的理想。我们的理想是每个人各自的对于发声的向往,对于真相的渴求以及对于世界的关爱。倘若有一天离开新闻,我们也能在别的方面完成我们各自的这些理想,那我猜想新闻人中会有许多义无反顾地选择离开。

我们的身边并不缺乏这类例子,我们总是喜欢将自己的爱好具象化,但剥离开某一具体形象,其背后的乐趣、精神、理念才是我们灵魂深处真正向往的。换句话说,如果说一个人只是喜欢报纸上的一个个字,一幅幅图,却根本无视字符间的心血,图片后的真相,那他也不该被称为有着新闻理想,热爱新闻的人。

今天,新闻人因为自己的特权被下放,自己的职责被分担而自怨自艾,那我们不禁要问自己,这是否是对曾经拥有的新闻理想的尊重。当然,对于目前网络新闻和自媒体信息的乱象丛生而担忧哀叹自当不算在内的。

担忧却不放弃,关爱却不溺爱,就像父母对孩子一般,或许就是前辈们对于我们这些踏着新媒体步调进入新闻行业的孩子们的感情吧。我等今日之梦想或不能与各前辈比肩,更难望那些新闻伟人之项背,但正是这微小的理想,才能支撑我们走在任何信息,任何媒体之任何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