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物

    静物

    邹波

    我看了这画很久
    水手已如此坚强
    心各怀着一些力
    折断了翅膀
    和手腕,在甲板
    想游着泳沉没

    谁使你们静止而生?
    视自己为冰山
    而不去攻克?
    谁使你们……回来
    兜住你们的疯癫?

    在停滞的画中
    我文雅地眺望,犹如
    进入简洁的诗中
    我竟写很长、很久
    有人说:别阻止一个无害的人……

    不是一年深处的船歌
    不是春秋冬夏
    全然不是
    一幅画,年深日久的
    阻挡,已全然不是海洋作祟
    于时间——这腾空的风雨
    船桨时而无用地炸开

    毫发无伤的魂灵
    从此,也要用它
    吸引全部
    毫发无伤的炮火

    (北约克)

    2013-05-14 20:4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