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利浦•拉金

    菲利浦•拉金

    邹波

    如果久居Hull
    空气这词对我也不一定有鱼味儿

    深夜坐在这里
    哀伤拥有极大的智慧
    剥却一切肯定的伪善
    却变成一个厌女癖

    老人的美妙在于他仍像一个迷
    在自由里,更拦不住
    走向孤独
    你从不知
    在赞美,还是在冒犯
    他什么身世、或冒犯
    他什么爱──
    或毫无人生经验可言
    作为一个港口的观星者

    半路上却会碰见谁
    每当听谁说起谁,又担心起她来…
    Monica,或者Pasty,她们区别很小
    我不清不楚的恋人

    如果久居Hull
    爱与恨一定是平均律

    对一个问题
    可以无限深入下去──只要我愿意
    但……若是对一个人,我却仍不愿

    远远不是失去的感伤
    远远是变成隔阂的希望——
    繁星,与海里起伏的芒刺
    就是变成宽恕的表白
    如果久居Hull,咫尺之爱就这样平淡如信

    从年轻时,有盐份的每一天
    也本用不着写点什么,给我亲爱的小港
    如果,我不禁能想到:而今死亡的玫瑰色又在何方

    注:Hull是拉金当那小图书馆馆长到死的英格兰东北部小渔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