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树下

    枫树下

    邹波

    耷拉的红旗帜
    已是一棵普通的绿树
    如果我是社区新来的福音——
    将视我抒情的眼神为一种勃起吗?

    如果我从少女和垃圾箱之间穿过
    会中断她洁癖、使她一愣吗?

    夜雨至白天,满地易洛魁人的飞去来
    在扉页中间,蒲公英把自己吹成下弦月
    通过未来的,有咸味的雨前的空气
    夏天已在郊外,与紫色的海花做伴

    我读到——
    别林斯基、赫尔岑,在漂泊中
    熬红的争执:
    他将上帝视为一个社民党徒,而他为上帝流泪
    但抒情诗,一切文体的良心,他们共同的良心
    一种秋天的“感伤”

    下午,在市政中心四季的听证会旁
    还会升起个小小自燃的民族市场
    印象最深的,是阿拉伯女人的惜颜
    ……与解放的新颜

    这雨没有弄湿树干
    那些隐喻已经很远
    纵然,已褪色于一张民主的脸
    如果并未拒斥,抒情的眼睛
    他的火就在他的身旁
    他的火曾在他的中央

    (北约克)
    2013-05-25 09:4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