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舞会

    移民舞会

    ——看小倪小帅夫妇跳舞

    邹波

    我们走路是空空地走路,空空地流汗
    我们跛行是秘密的坡
    我们骑行是背影的撞击
    我们的正步隐藏危途与轻盈
    就是给驱逐者留下陷阱——等追捕者后悔!
    我们的歧途埋葬了墨守成规却远离了沉默
    我们的异域群山已是迭加的脉搏
    再这样撞击回来——彼岸
    我们的刻舟求剑是笔直的舞步
    刺进平行于这曲末梢
    你的长跑多成熟,终于吸引着我加入
    连我都是学步者了,脚下已没什么王牌可出——
    华北删除了多少焚烧的自己
    华南牺牲了多少殊途同归的文字
    在多伦多的月下
    肉体无故透明起来,云朵无故轻佻起来
    全世界奔放起来,送进我舞蹈的文弱耳朵、
    撞向我胸口错误节奏、
    纤足是我和土地,尚存的虚晃……
    一个更平缓的楔子——
    像吉普赛妻子微弱照耀多寒的丈夫
    独裁者的纵乐却只是纵乐

    (北约克)
    2013-07-22 23:4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