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B48 : 人生中最漫长的一个月

秋元康所做的策划是完全没有成功先例的,与其说这是一次大胆尝试,到不如说纯粹就是一次赌博。而作为筹码的,就是这24个女孩子。第一个感觉出不对劲的,是年龄稍大些的小嶋阳菜……

“AKB48——21世纪的丑小鸭传说”
系列连载003,海尔凯特/文

对不起,能请假吗?

在筛选成员的同时,“秋叶原48项目”的其它部分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秋元康和芝幸太郎、洼田康志(影像制作公司KRK Produce社长)等人的计划,是在秋叶原建立一个小剧场,每天都进行演出,让演员和观众能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在这个基础上,渐渐积攒人气,最终走向成功之路。

其实,作为中国人,我们应该比他们更早看透这个模式的本质。因为在AKB48启动的2005年,已经有一个号召“回归小剧场”的演出团体在北京大红大紫,场场爆满。没错,那就是相声演员郭德纲和他的德云社。

可是,在商业文化背景截然不同的日本,这种与传统的“定向包装——出道——电视宣传”路线完全不同的小剧场偶像模式是否能有前途,恐怕没有一个人敢打包票。更何况,唱片业不是相声界,相声本就是街头艺术,而现代唱片业则是电视媒体时代的产物。出现在AKB剧场舞台上的,也不是郭德纲那样混迹行业半生的专业演员,而是一群登场经验接近于零的小姑娘。

自从被称为“动漫文化圣域”后,秋叶原时不时会出现一些以“宅男腐女”为服务对象的地下偶像。但这类偶像过于小众,属于亚文化中的亚文化,只是在自娱自乐中自生自灭。个别“剑走偏锋”,以“宅”为卖点的演员、模特(如中川翔子),也必须要走杂志、电视等大众媒体推广路线。没有哪家大型演艺公司会考虑搞什么小剧场,理由很简单:小剧场的投入产出比低到什么程度,用脚指头都能算出来,

也就是说,秋元康和Office 48所做的策划,是完全没有成功先例的。他们妄图绕开电视媒介,直接向粉丝推销偶像。与其说这是一次大胆尝试,到不如说纯粹就是一次赌博。

而作为筹码的,就是秋元康看中的这24个女孩子。

不过,十三四岁的前田敦子、高桥南她们自然不懂这些。姑娘们中第一个感觉出不对劲的,是年龄稍大一点的小嶋阳菜。曾经参加过一次偶像培训的她,并没有被合格的喜悦和夏真弓的出现冲昏头脑,而是在听工作人员介绍了“小剧场模式”,并通知4天后开始训练的消息时,当场说了这样一句话:

“对不起,训练可以请假吗?那天我要打工。”

显然,不信任的情绪溢于言表。对于自信满满的秋元康来说,这无疑是当头棒喝。

他想了想,走到了这些他亲手选拔的女孩子们面前:

“感觉到不安,是吧?我明白你们的心情。但是,请相信我。请你们带着信任,和我一起走下去。”

当时13岁的峯岸南在6年后回忆道:“现在想想,这真是一句非常感人的话。可那时候……或许是因为自己年纪小吧,我完完全全的没有感动啊。”

就这样,带着成功的喜悦,也带着对未来发展的疑惑,24名少女们在11月3日聚集在练功房,开始了为期一个月的严格训练。

不,不是24名少女,有一个人在第一天就被开除了。

人生中最漫长的一个月

当大家换好训练服,走进练功房后,临时担任队长的折井步发现,好像少了一个人。

她听见夏真弓老师说:“刚才有一个人迟到了,所以我们把她开除了。”

所有人感到后背一阵发凉。她们明白了,这个项目是玩儿真的,不是瞎胡闹。

同时,她们也明白了另一件事:作为一个未来的偶像,唱歌跳舞是可以学的,但如果没有认真的态度,就会立刻失去站在舞台上的资格。

不过,大家毕竟都是新学生,总要从基础开始,慢慢来吧?

然后夏老师说:做梦!

“我们的第一次公演定在12月1日,28天之后。那个时侯,你们必须像早安少女组一样,双手散发出力量,双眼散发出光芒,每一个毛孔都要散发出气场。”

“你们不要觉得和大家搞好关系就行。不认真不努力的人,就会掉队,被耻辱地淘汰。你们每个人都是竞争对手,要带着这种觉悟去努力。”

夏老师是这么说的,更是这么做的。

在这些女孩子中,板野友美的舞蹈实力显然是比较高的。她也为能进入一个让自己全身心投入的环境感到高兴,并且交到了新朋友。这一高兴,就会在舞蹈课中不自觉地秀出曾经掌握的技巧。可是没过几天,夏老师突然在训练中说:“板野,你那个嘻哈舞步不是偶像应该跳的。”说完,就立刻把她从原本靠近中间的位置,生生调换到她朋友那个边缘位置去了,朋友却占据了她的位置。

而原本就不会跳舞的那几个,前田敦子、高桥南、浦野一美、佐藤由加理等,经常在课程结束后被留下来做单独训练,一直练到午夜赶着城铁末班车回家。

要知道,这些姑娘大多是中学生,她们早上要赶到学校上课,傍晚放学后赶去练舞,回家之后连上楼的力气都没有了,却还要写作业。

而她们必须要扛住,因为在高强度的训练中一旦缺席,自己的位置就会立刻被别人补上来,所做过的努力就会前功尽弃。

夏老师说了:你们每一个人之间都是竞争对手。

而她们的训练计划,也绝不是为新人制定的。

夏真弓和秋元康为AKB48准备的亮相演出,是一场由12支歌舞串联起来的,长度约两个小时的标准剧场公演。即便对于一个成熟的职业剧团来说,一个月准备一场公演也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日复一日奔波、疲惫、肌肉酸痛、睡眠不足的严厉训练中,有3名成员终于坚持不住,先后退出了队伍。

经常被留下补课的前田敦子,也一直在琢磨着怎样对母亲说退出的事。可是性格内向的她,一开始没找到自认为合适的开口机会,过些天再一看,发现自己已经坚持10来天了,干脆就硬着头皮继续做了下去。

高桥南后来说到:“现在每当遇到困难的时候,就会想,和最初那一个月的辛酸比起来,眼前这都算什么啊。所以后来有了困难都能去直接面对,坚持下来。”

剩下的这20名少女,经历了一个月地狱般的训练,终于踏上了那个梦想的起点——东京秋叶原AKB48剧场。

但第一次进入AKB48剧场时,姑娘们却傻了眼。

“我们就要在这种地方演出吗?”

2005年12月8日

所谓“秋叶原AKB48专用剧场”,是堂吉诃德商厦8楼的一个小型剧场,仅能够容纳250名观众。第一排坐席距离舞台只有1米的距离,而舞台则仅有一个台阶那么高。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在这个小剧场的观众席中央,居然还立着两根很粗的柱子。大部分观众在观看演出时,视线都会被这两根柱子干扰。

如果看过国产影视剧《没事儿偷着乐》或《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想必就会对这两根柱子的存在感有着直观的感受了。

剧场怎么能是这个模样?望着队员们一脸惊异的表情,秋元康无奈地解释说:没办法,租不到更合适的地方了。这两根柱子啊,他们说是承重的,不能拆……

在姑娘们进行舞台彩排的时候,剧场的装修还没有完工。她们每天带着口罩,在施工队的包围中进行着公演的最后训练。

即便如此,公演还是因为种种原因推迟了一个星期。不过,当剧场装修完毕时,大家却发现,虽然整体的环境很简陋,但音响灯光等设施却几乎可以说是当时最先进的。而且,整个剧场不仅装修精致,而且看上去有种似曾相识的亲切感。

户贺崎智信告诉她们,担任剧场设计与装修的,正是曾亲手打造了东京迪斯尼乐园的那个团队。

女孩子们明白了:和她们每天挑战着体力与心理压力的极限一样,秋元康和Office 48也在挑战着自身能力的极限。如果有些地方不够好,那确实是因为没有办法,而不是敷衍了事。

那么,大家就一起努力,去把这些不够好地方变得好起来吧!

2005年12月7日,成立只有34天的AKB48正式在剧场亮相。当天,秋元康请来了各路媒体,还有一些零散观众入场,小小的剧场一下子就爆棚了,非常热闹。

在后台看到这个阵势,20个女孩子非常开心,但更多的则是紧张,一个多月的辛苦,如果演砸了,该如何收场啊。

这时,夏老师出现在了后台,她走到姑娘们的中间,笑了。

“按照平时那样做就可以,放松下来,没什么大不了的。”

穿着为她们量身定制的水手服,姑娘们走到了舞台上。音乐响起,演出开始了。

双手散发力量,双眼散发光芒,毛孔散发气场。默念着这句话,她们伸出了稚嫩的臂膀……

媒体和观众已经事先知道,这是一群仅仅经历过一个月集训的新组合。这些距离自己只有1米远孩子们,是单纯地带着梦想在努力着。而努力着的孩子,无论动作多么的不纯熟,歌声多么的稚嫩,都是可爱的。按当时秋叶原的流行说法,是很“萌”的。

媒体还从宣传稿中得知,这个新生组合的奋斗目标,是“获得唱片公司青睐,实现单曲出道”。

演出结束后,刚刚回到休息室,忽然有人“哇”的一声就大哭起来。

这个瞬间,是大多数成员对那个晚上的唯一记忆。至于刚才的舞台上都发生过什么,无论是高桥南还是小嶋阳菜,谁也记不清了。

当然,因为她们实在是太紧张了。

无论如何,首次演出圆满结束,大家一个月来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这是她们生命中非常美好的一天。

然而,美好总是短暂的。

第二天晚上,当她们再次踏上舞台时,却一个个都傻了眼。

在她们面前,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观众。

人生中最漫长的第二个月

极限挑战是什么?是设定一个看似很难达到的目标,然后拼命实现它吗?

这个答案看似无懈可击,我也一直这么认为。直到了解了AKB48的成长路程,我才明白答案远不止如此。

真正的极限挑战,是自以为目标已经实现了之后,却发现其实连一半的路都还没走到。

AKB48面临的就是这样一个局面。

通过一个月的努力训练,她们正式在观众们的面前亮相。但是,在媒体阵离去之后,她们还必须要靠自己的实力,让真正的观众买票进场。

可是,她们哪儿有这个实力?

没有实力,就只能看着客人一天比一天少。虽然每天晚上都来到剧场演出,周末还要连演三场,但这并不能扭转几乎没人来看的现状。以至于有一天,上台之后,高桥南发现下面只坐着两位观众。

“我在舞台上对着两个人演出,自己都觉得好害羞啊。”

其实,那天的观众并不是只有两个人。当时一张全票的价格是1000日元(约合人民币70元),而站票只要500日元。

除了买全票的那两个人之外,其实还是有买站票的观众的。那么,当天有多少人买了站票呢?

5个人。

这真是一个令人无语的成绩。

对于站在舞台最右边的板野友美来说,那一天的记忆格外深刻。拜剧场中间那两根柱子所赐,她一个观众也看不到,也没有观众能看到她。

她记得夏老师经常强调,双臂要散发力量,双眼要散发光芒,每一个毛孔要散发出气场。她要保持灿烂的微笑,她要热情地向观众挥手……

然而她的眼前,只有几排空椅子。

她只好幻想着,有一天,这些椅子上会坐满了人,大家热情高涨地喊着她的名字,为了那一刻,现在要练习挥手。

她努力着向椅子们扬起嘴角,高举手臂挥舞起来,可是挥着挥着,视线就被泪水模糊了……

每天演出之后,都会有人在后台哭。这些正值青春期的女孩子,完全陷入了对自己的否定中:明明已经那样努力了,为什么一点回报都没有。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啊?

我们到底还是被骗了,早安少女组的演艺道路不是这么走的,没有谁是通过小剧场模式出道的。秋元康老师,你为什么还不放过我们?求求你了,让我回到学校去吧!这样下去能有什么希望!

而在剧场对面,篠田麻里子更是哭笑不得。她和大堀惠每天工作清闲得让人犯困,可那剧场里的观众,有时还没她们这咖啡屋里的客人多。这整的到底是哪一出啊?

“获得唱片公司的青睐,实现单曲出道”。以秋元康的人脉,出张唱片其实根本不算什么。但问题在于,这张唱片如果不是在“现场歌迷气氛踊跃,大家纷纷热情企盼”的基础上亮相,就完全没有意义。但以现在这个局面,想要实现名副其实的单曲出道,谁也看不清还有多远的路要走。

开演两星期后,高桥南和另一名成员大岛麻衣忽然各自收到了一封信,这是来自台下那几位观众的支持。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师走之约”(12月在日本的别称),这第一封粉丝来信是她们唯一值得高兴的事情。

在给高桥南的信中,观众问到:“你相信圣诞老人嘛?我相信。”但是在那个冬天,恐怕高桥南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世上还有这种存在的。

因为,伴随着2005年圣诞节的到来,AKB48迎来了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寒冬腊月,姑娘们穿着单薄的节日演出服,站在秋叶原的路边向路人发放宣传单,一起送出的,还有原本标价1000日元的门票。

是的,如今必须要经过申请、排队、抽签才可能获得的,比彩票还难以抽选的AKB剧场门票,也曾有过在路边免费赠送却无人问津的命运。

人们行色匆匆地从姑娘们身边走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圣诞夜计划。在这个节奏飞快的现代社会,没有谁会停下来哪怕几秒钟,去关心一下她们是谁,在干什么。

终于,一个路人从高桥南手中接过了宣传单。高桥南连忙表示谢意。

但接下来的一幕,却令她在几年后都无法忘记:

那个人向前走了没几步,就将宣传单揉成纸团,当着孩子们的面扔进了垃圾箱。

“啊……哪怕你走远一点儿再扔呢……”

圣诞夜,前来AKB48剧场观看演出的客人仍是寥寥无几。

在整个城市飘起《铃儿响叮当》歌声的时候,没有人会知道,有20个女孩子,为了不让自己两个月来的努力付之东流,她们没有和同学亲友一起聚会,却在这冰冷的寒夜中瑟瑟发抖。在空荡荡的剧场中,她们肩并着肩,一边听着堂吉诃德商场中回荡的圣诞乐曲,一边哭。

这个时候,秋元康来到了她们的面前。她们看着这个将她们“骗来”的人,期待他好歹能说两句安慰自己的话。

没想到,秋元康上来就是一通训斥。

“哭什么!你们还有时间在这里哭?客人又不是一个都没有!你们在这里哭,让那些特意赶来看演出的客人怎么想?要是连眼前这一个观众都感动不了,你们凭什么去感动一百个人、一千个人?要想走得更远,先把这几个观众感动了再说!”

女孩们想了想,擦干了眼泪,重新走上舞台。

为了缓解她们在舞台上的失落感,秋元康动员了孩子们的家人、亲属、朋友,并和工作人员一起,每天来观看演出。自己喊口号,自己叫返场。就像过家家一样,日复一日表演下去。

其实,秋元康的压力同样巨大。先进的舞台设备,定制的演出服装,工作人员的开支,高昂的场地租金……每演出一场,事实上就是扔出一大笔钱。照这么演下去,如果还没有起色,手头这点有限的投资很快就会败个精光。如果AKB48失败了,姑娘们大不了回到学校读书,而他和Office 48则会倾家荡产,血本无回。

前两天我在微博上看到了一句话:“不是因为有希望才坚持下去,而是因为坚持下去了才会有希望。”

希望的女神,终于发现了少女们不停挥手的瘦弱身影。

秋叶原的力量

进入2006年,来到剧场看演出的客人忽然增加了起来。

出道以来已经坚持了一个月的AKB48,其剧场所在地堂吉诃德商厦,其实是一个物美价廉的日用品百货商场,商场里还有一个占据两层楼的大型游戏厅。事实上,在东京宅男们的生活中,堂吉诃德是他们固定的购物、娱乐、“切磋”场所。既然游戏厅上面就是AKB48剧场,闲来无事去看一眼也是无所谓的。

可这剧场里的表演实在是乏善可陈,这些叫做AKB48的妹子们,既不玩cosplay,也不卖萌,歌词也只是表达小女生的小心思,舞蹈什么的专业性更谈不上。很多人上来看了一眼,转了一圈就走了(下楼的扶梯在另一侧)。

但是,休完新年长假回来(日本把元旦当春节过),他们发现这些姑娘居然还在唱,还在跳。虽然和那些实力派唱将相比仍差得十万八千里,但和上个月比起来,平心而论,妹子们确实是有进步的。

一种既视感忽然扑面而来:眼前这一幕,不是很像动漫和游戏里常有的设定吗?平凡的村民因某种契机走上了勇者的道路,但他只有三脚猫的功夫,装备也只有铁锹。慢慢的,他结识了些同伴,遇到了些困难,在和同伴们历经千难万险的旅途中,他们变成了真正的强者。等级在提升,装备在更新,真正的潜力开始觉醒。最后,他们终于完成了史诗般的壮举,成为了那个世界的传说。

如果说,一个月前这些姑娘的等级只有1,现在恐怕也就2级,但无论如何她们在提升。动漫和游戏中反复出现的场景,如今却近在咫尺。看着这些每天可以见到的“未完成的偶像”,宅男们的心中忽然产生了从未有过的想法——

不能再让她们“自生自灭”了。应该保护她们,应该支持她们,就像呵护鸟窝里弱小的雏鸟那样照顾她们,直到她们一飞冲天的时候到来。

在秋叶原的餐厅和女仆咖啡店里,“堂吉8楼那些女孩子”的话题渐渐流传开来。一个月来一直冷冷清清的剧场,终于出现了三五成群结伴而来的观众。而篠田麻里子和大堀惠等人担任服务员的咖啡屋,终于也开始忙碌起来。

看着日渐增多的观众和来信,前田敦子和她的同伴们真正感受到了自己站在舞台上的意义。

只要坚持下来,就可能有希望。

只有坚持下来,才可能有希望。

久违了的自信,终于回到了她们的心里。这自信在心中萌发,每一次舞动,每一次挥手,每一次笑容,都比上一次更加利落,更加有力,更加灿烂。是的,双手散发力量,双眼散发光芒,毛孔散发气场。我们可以做到,我们正在做到!

看着舞台上孩子们日渐成熟的身影,夏老师终于露出了笑容。

秋元康和户贺崎智信则马不停蹄地开始了计划的下一步。他们每天出入秋叶原的各个小饭馆和女仆咖啡店,直接向粉丝询问他们对AKB48的感受与意见,并在第二天的演出中立刻将改进的结果展现出来。

而某天演出中的事故,则意外地让舞台与观众的交流变得更加直接。

那天是12月16日,剧场的音响突然坏了,演出不可能进行下去。但如果就这么让观众回去,只能给客人留下坏印象,这对当时十分脆弱AKB48来说无异于一次致命的打击。

秋元康当即决定,既然演出无法继续,就请观众们走上前去,直接和姑娘们握个手,聊聊天,合个影吧。

几年后,这个交流已经不可能在剧场举行了。他们必须租下整座体育场,才能保证几十万蜂拥而至的歌迷能够顺利入场。没错,因一次设备事故临时采取的救场举措,就是AKB48除公演外的另一个核心活动——握手会的由来。

AKB48是“可以面对面直接交流的偶像”,这一形象通过握手会正式确立。

事实上,握手会等与粉丝直接对话的方式,是AKB48在未来几年发展壮大的根本原因之一。在没有大唱片商和电视媒体做后盾的小剧场模式中,唯有与观众直接沟通,才能守住这些来之不易的支持者。而当AKB48功成名就,进入大媒体运营时代后,在同艺人事务所、唱片公司、电视台等的激烈博弈中,由握手会带来的稳定歌迷群体,为AKB运营方把握大局起到了不可替代的决定性作用。

在利字当头的唱片业,几乎所有的偶像团体都会在发展过程中,因遭遇包装失败、成员丑闻、合约到期中的任何一个问题而狼狈解散。那些没有解散的幸运儿,也大都在稍稍取得一点成绩之后,就在各种商业势力的哄抢中被过度压榨,迅速失去活力。而AKB48,却因运营方将话语权分配给了歌迷,而在博弈和危机面前多了一份力量。

在面对面征求了歌迷们的意见之后,秋元康决定将公演的第9首曲目《落樱缤纷》制作成单曲唱片,于2月1日起在剧场内发售。因为这不是正式出版,所以并非她们目标所说的“唱片出道”。但对于小剧场模式来说,这已经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成果了。所有人都知道:照这样发展下去,AKB48的正式出道只是早晚问题。

53d79282gbcc1d9232c5d&690
图:在AKB48剧场举行的《落樱缤纷》单曲发布活动现场

为了表示对观众的重视,并了解姑娘们的实际人气。户贺崎智信在剧场门口设置了投票箱,请观众选出自己最喜欢的成员。可统计完票数后却发现,这是一个他无论如何都料想不到的结果。

秋元康也凑了过来:“嗯?这是谁?AKB里有这么一号人吗?”

篠田麻里子

在观众最喜爱的AKB成员投票中,咖啡屋服务员篠田麻里子的名字居然名列前茅。观众在意见栏中写到:“那个店员很可爱啊,为什么不让她加入AKB?”“和看演出相比,在咖啡屋和麻里酱聊天似乎更开心啊。”等等。

顺着户贺崎智信的指尖看去,秋元康远远地见到了吧台里那个个子高挑、穿着白T恤的短发姑娘。

无论何时都挂在脸上的灿烂笑容,热情地和每一个客人打招呼,时不时还装个小傻逗客人开心……

阅人无数的秋元康有点儿看傻了,他觉得自己也有走过去喝一杯的冲动。

回头看看舞台队列中间的高桥南,再转回来看看篠田麻里子。“这……这个也是我淘汰过的选手?”

哦,想起来了,当初面试的时候,确实有个个子很高的孩子,模特身材。但当时我觉得AKB48不应该是这种风格的,就给刷下来了。

那样的姑娘应该很高傲才对,她居然就留下来打工了?还做得这么认真,而且……有气场。

1月17日,篠田麻里子正一个人在店里做冰激凌。也不知为什么,大堀惠和其他店员当时都不在。

忽然有3个人走了过来。

“欢迎光临!请这边……秋元老师?户贺崎桑?芝社长?”

“篠田麻里子就是你吧。”秋元康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哎?是我……”

“4天内记住12首歌的演唱和舞蹈,你办得到吗?”

“哎?”

“如果能办到,我就让你上台和她们一起表演。”

“您的意思是……”

“你能做到吗?”

“我明白了!秋元老师。我会努力的!”

户贺崎智信说:“还有,这个事情要保密,跟谁都不能说。明天就开始练习,我会告诉其他人你请病假了。懂了吗?”

前田敦子她们用一个多月才将将完成的练习,麻里子却只有4天时间。这是秋元康给她的考验。

瞒住了粉丝甚至同事,篠田麻里子开始了为期4天的特训。这4天里,她几乎没有了睡觉的时间,除了练歌就是练舞。但就算累得连抬腿的力气都没有了,她也会在稍事休息之后继续拼命……麻里子明白,这是她人生的重要机遇,她必须坚持下来。是上台演出还是继续打杂,胜负就在这4天里决定。

可是,这毕竟是两小时的歌舞啊。时间根本就不够用。但没办法,没有时间也要练下去。秋元康给她的是一个创造奇迹的机会,那么她就必须把这个奇迹变成现实。

困难不仅仅是时间方面的。因为要保密,她既不能像其他成员那样得到夏真弓的充分指点,也没什么跟大家合练的机会。而且,还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包括大堀惠在内的任何人。

“天啊,到时候惠姐得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但现实就是这样,她顾不得,也没有办法照顾那么多了。

说实话,我不认为自己有能力在4天内写出12节连载,我也无法理解麻里子是如何在4天内搞定12首歌舞的。但可以确定的是,她没有任何窍门,唯一的诀窍,就是拼命,不顾一切地拼命。

熬过已经没有昼夜的4天,她通过了这次不可思议的考验。

1月22日,那些最近经常来看演出的观众惊奇地发现,咖啡店店员麻里酱居然站在了舞台上。在灯光的照耀下,她的泪光格外闪亮。

“谢谢大家把我推上这个舞台,谢谢队友们能够接纳这样的我……真的真的太谢谢大家了!”

53d79282gbcd8136833de&690
AKB48鈥斺21世纪的丑小鸭传说(第十四节)图:成为时尚杂志《MORE》专属模特的篠田麻里子
(她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以《MORE》专属模特身份登上《MORE》封面的人)

剧场中欢呼声和掌声雷动。高兴之余,观众们也切身感受到:他们并不仅仅是观众,他们的意愿真的可以改变这个组合的形态。既然如此,就应该好好想一想,自己还能为这些妹子们做些什么。

秋叶原宅男们最值得标榜的特长是什么?没错,强大的信息搜集与分析能力。受到篠田麻里子正式亮相的鼓舞,大家开始行动起来,纷纷寻找能够让这个脆弱的小组合生存下去的方法。

从此,经常会有歌迷在演出结束后走上前塞给某位成员一封信,信中在鼓励之余,还提出许多改进舞台表现的中肯建议。而通过这些建议更加清楚自己应该如何努力的偶像们,也会因此记住歌迷的相貌和名字,并在下一次见面中直接和他打招呼。

久而久之,在AKB48成员和剧场观众之间,建立起了远远超出一般偶像与歌迷的信赖羁绊。

后来有经济学家评论到:诱导歌迷拥有专业策划的能力,是秋元康让AKB48变得与众不同的重要法宝。

望着台下一片欢腾的歌迷,篠田麻里子心里也有着不安。因为在刚才的演出中,她已经感受到了自己身边小嶋阳菜、大岛麻衣、中西里菜等成员身上散发出的压迫性气场,这是经历了一个半月残酷煎熬所磨练出的沉着与自信。就连那些比自己年纪小很多的成员,如前田敦子、高桥南、峯岸南,眼神中也透着不输给自己的坚定和稳重。

令她不安还有一个人——大堀惠。

在篠田麻里子哭着对大家连连道谢的时候,她能够猜到,此时此刻就在剧场外面,大堀惠那呆若木鸡的神情。

落选以来一直同命相怜的小篠田,她不是请病假了吗?现在怎么却站在了舞台上?明明自己做过业余模特,不久前还参加了日本版《流星花园》的演出,为什么这个破格的机会却给了篠田?看着眼前这些歌迷边喝咖啡边谈论篠田时脸上意犹未尽的兴奋神情,大堀惠觉得,在自己22年的人生中也很少受过这么大的刺激。

和台上的麻里子一样,大堀惠也留下了泪水,但这却是痛苦的泪水。

不过不用着急,新的机会马上就会到来。

=========================================
PROFILE
篠田麻里子
日语原名:篠田麻里子(しのだ まりこ)
读音:Shinoda Mariko
生日:1986年3月11日
出生地:福冈县前原市
身高:168cm
血型:A型
进入AKB48时期:第1.5期
AKB总选举名次:3(2009)、3(2010)、4(2011)、5(2012)
昵称:マリコ(Mariko)、まりりん(玛丽莲)
中文昵称:女王(在电视剧中扮演过名叫“女王”的角色)
性格特点:稳重,坚定,自恋,喜欢装傻,很照顾后辈。
=========================================

随着《落樱缤纷》的发售,AKB48的姑娘们终于迎来了那个她们两个月来梦寐以求的消息。

2月4日演出之前,户贺崎智信忽然手舞足蹈地冲进后台,把21个女孩吓了一跳。

“姑娘们!我们今天的门票,卖·光·啦!”

整个屋子安静了一秒,忽然从各个角落爆发出尖叫声,这些尖叫声持续了一会儿,却又变成了哭泣的声音。

但和以往不同,今天,姑娘们是喜极而泣。

经历了只有7名观众的萧瑟,经历了黑色圣诞节的寒冷,AKB48剧场终于迎来了座无虚席的那一天。

在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日子里,板野友美流着泪幻想的那个场景,终于在今天变成了现实。从此以后,她再也不需要对着空椅子挥手了,她可以每天都看到歌迷们真实的表情,还有那些对着自己挥舞的荧光棒。

但秋元康知道,眼前的满员,距离真正的成功仍非常遥远。他必须马上开始下一步的筹划。他清醒地知道,AKB这只小船已经出港了,但以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在凶险的波涛中与暴风雨搏斗。必须有更多的水手,打造更坚固的大船,才有资格在巨浪翻滚中生存下来。

是的,在演艺界这深不可测的大海中,已经驶出海港的船儿,就再也无法返航。在安全到达彼岸之前,要想生存下来,只有依靠自己。

AKB48波澜壮阔的大冒险,从此开始起航。

(待续)

“AKB48——21世纪的丑小鸭传说”

系列连载
001: Office 48的新计划
002: 被选中的少女们
003: 人生中最漫长的一个月
004 : 二期生的真相
005 : 主角前田敦子
006 : “充其量就是地下偶像”
007 : 偶像宅的横空出世
008 : 迷失在秋叶原与涩谷之间
009 : 浩劫与重生
010 : 再见了,一期生
011: 大声中的奥妙
012 : 各回各家
013 : 大堀惠,挽救摇摇欲坠的梦想
014 : 波谲云诡
015 : 总选举
016 : 开票日

017 : 梦想的彼岸

Tagged a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