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B48 : 大堀惠,挽救摇摇欲坠的梦想

必须要在主力成员的阴影下杀出一条路来!在剧场这个特定的环境中,大堀惠开始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举动。比如说,在大家一起演唱的时候,她突然摘下自己的腰带,一边挥舞一边即兴发挥。接下来又按倒身旁的队友,甚至扑上去做出要强吻对方的架势。

这个貌似在舞台上大胆、开放的“变态姐姐”,其实就像个最普通的公司白领:平时只敢和同事们小打小闹,一旦发现老板在盯着自己,就立刻吓得腿软。看到这个已经拼上了性命的女人,台下所有的歌迷都震惊了。同时,他们也明白,自己将要掏钱买的并不是什么单曲,那分明就是在挽救一个女生摇摇欲坠的希望与梦想……

“AKB48——21世纪的丑小鸭传说”
系列连载013,海尔凯特/文

大堀惠

秋元康说了,“AKB48是一所学校”,她们的演出服也是以改良水手服为主。但在日本,一个女生如果超过20岁仍然身穿水手服上街,就难逃“装嫩”嫌疑。而在当时的AKB48中,年龄最大的一个成员已经25岁了。

这位成员,就是曾和篠田麻里子一起担任过咖啡屋服务员,又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二期生的大堀惠。

在那个熬过了长达3年的困苦期,终于迎来新机遇的2008年秋天,绝大多数成员都能感觉到那股扑面而来的希望的气息。可是大堀惠却发现,她必须要好好重新思考一下自己的前途了。

因为,随着AKB48的人气提升,她们将逐渐形成一个标志性的、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裙装少女组合形象。但是这个形象,却和长久以来担任“性感角色”的大堀惠的形象,距离实在是有点儿远。

换句话说,当AKB48还不够火的时候,她们可以包容各式各样不同的角色。但具备了一定知名度后,这种包容度反而变低了。

对于大堀惠来说,这是一个残酷的现实。没有人主动要把局面变成这样,但这就是娱乐圈中“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现象之一。

2008年9月,一直没有什么人气的大堀惠,被秋元康找了去。秋元康亲口告诉她一个不可思议的好消息:运营方决定,以她个人的名义,单独发行一张单曲唱片。

无论是前田敦子还是大岛优子,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获得过这种待遇。可以说,这是运营方给这位一路坚持下来的大姐姐送出的嘉奖。

不过,大堀惠还没来得及高兴,秋元康就说出了下面的话:

“妹糖(大堀惠的昵称),你也老大不小了,如果再没有什么突破的话,恐怕以后的路会越来越难走。”

大堀惠点点头。

“我想,不如这回干脆赌一把。用尽你的全力去做,怎么样?”

大堀惠又点点头。

“一个月内让它卖出一万张,如果达不到这个成绩,就从AKB48毕业。你觉得这样如何?”

大堀惠愣了一下,然后忽然笑了,她再次点了点头。

这张名为《甜蜜股关节》的单曲,讲述了一位不受客人待见的陪酒女郎的辛酸。与AKB48之前所有单曲的风格截然不同,这首歌的MV竭尽全力展示大堀惠成熟、性感的一面。

但话又说回来,大堀惠怎么就变成“性感角色”了呢?

出生于1983年的大堀惠,早在2000年就成为了时尚杂志的业余模特。在以AKB48的身份登台之前,她还在包括日本版《流星花园》、《救命病栋24小时》、《小狗华尔兹》等著名日剧中客串角色。可惜的是,这些演戏经历并没有为她在影视圈带来更多的发展机会。

2005年,她参加了AKB48第一期成员的海选。在最终考核没能过关后,她决定留在AKB咖啡屋打工。理由也很简单:22岁的她,需要自己赚钱来养活自己。

后来发生的事情,在第一章已经介绍过了:她的同事篠田麻里子请了4天病假,之后却突然出现在了咖啡屋对面的剧场舞台上。这件事曾经深深地刺激了大堀惠的自尊心。

凭什么要把她提拔上去,而我却要留在咖啡屋?

和AKB48所有坚持到今天的成员一样,大堀惠也是一个从不服输的人。她报名参加了第二期成员选拔,并依靠自己的实力连闯三关,堂堂正正地成为了AKB48的一员。

就在那时,大堀惠见到了她的同期生——分别比她小11岁和12岁的小野恵令奈和奥真奈美。

“这么小的孩子也能当选啊?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大堀惠感叹道。

其实,我们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小野恵令奈也好,奥真奈美也好,乃至后来的松井珠理奈也好,她们能够入选一个少女偶像组合,实在是一件太正常的事情了。反而是她大堀惠,以22岁的“高龄”成为一个水手服组合的成员,这才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出演了3部著名日剧却没能露头,在咖啡屋败给篠田麻里子,二期生合格后又没能在第一时间发现自己的状况。我们把这些现象,和柏木由纪、松井玲奈等后辈刚出道时的经历做一下对比,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

其实不完全是运气的原因,大堀惠并不是一个善于对自己和环境进行深度剖析,并在第一时间找出对策的人。既不长于思考,也不怎么会“来事儿”。

对于一个要在演艺圈生存的人来说,说这是一个致命的弱点也不为过。

在二期生中,大堀惠实在是一个特别善良的人。

不仅是年龄最小的小野和奥,二期生的每一个人都受过这个大姐姐的照顾。大堀惠是家中4个孩子的长女,而且还拥有中小学“生活辅导课”的教师资格,这是一个对做饭、洗衣、收拾屋子等方面有着超过家庭主妇水准的专业级技能认证。她觉得,自己既然是集体中年龄最大的,又有专业能力,就理应在生活方面对这些小妹妹们好一些,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所以大堀惠在队友中有着非常好的人缘。可惜的是,这种善良与人缘并不是她在工作方面的能力。毕竟,偶像这份工作是要靠实力说话的。

自从正式出道单曲《想见你》开始,二期生也会选出几位成员参与录制。此后,大岛优子、小野恵令奈、河西智美、宫泽佐江等逐渐成长为AKB48不可或缺的主力,并分别签约不同的唱片公司,开始自己新的发展阶段。

然而在这一次次成员选拔中,从来就没有大堀惠的身影。在剧场里,虽然她一开始就拥有了自己的铁杆粉丝,但随着时间推移,小妹妹们开始显山露水,她则变成了站在舞台左侧最后一排的那个人。

自己的付出没有得到任何回报,大堀惠当时的郁闷可以说是溢于言表。以至于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她站在那个边缘位置的时候,心情是非常不满的。

AKB48剧场舞台左侧后方的那个角落,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个名字,叫做“大堀领域”。

虽然比周围的孩子普遍年长许多,但大堀惠却是一个格外单纯的人。单纯地对别人好,单纯到能让所有人都看到自己真实的喜怒哀乐。

但这样下去毕竟是不行的。随着“向日葵组”公演的开始,大堀惠受到的待遇变得越来越差。

前文说过,这个“向日葵组”的本质,是为了解决核心成员个人活动变多、经常缺席剧场公演这一现状的。Team A和Team K进行重新整合,由两队的精英组成主力阵容,其余成员担任替补阵容,在主力不能出场的时候进行代演。而进入替补阵容的大堀惠,就是篠田麻里子的代演者。

曾经同在一家咖啡屋打工的两个人,如今却形成了如此鲜明的反差。

倒不是运营方故意造成这种对比,而是在当时的AKB48中,无论身材、年龄,各种外形条件最接近篠田麻里子的人就是她了。但对于她来说,这无疑是又一次心理打击。

站在距离观众只有不到两米的位置,大堀惠几乎每次出场时都能听见观众的叹息声:“今天怎么又是她,麻里子大人什么时候能出场?”

没有人是恶意的,但这种事情的的确确就是一种羞辱。而且,由于只能在篠田麻里子不在的时候出场,以时薪制结算的收入也一下子减少了很多。她曾经说过:“我的收入有多么低,一般人恐怕根本想象不到。这么说吧,如果能拿到大学毕业生的平均月收,估计我兴奋得都能裸奔。”

“最下层偶像”,这是大堀惠后来为自己做的定义。她觉得自己就是AKB48成长过程中的一个助推器,就像火箭的第一节燃料舱,升空之后就会脱落下去。

大堀惠是一个没有任何鲜明特质的普通女孩,她除了怀揣一个偶像梦之外,几乎一无所有。演艺圈里像她这样外形和气质的女孩,简直多如牛毛。她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坚持、坚持、再坚持,等待自己慢慢熬出头的那天。

在每个人都有着坚韧性格的AKB48中,大堀惠也是大家公认的“最坚韧成员”之一。

但问题在于,偶像是一个吃青春饭的职业,那些14、5岁的孩子熬一熬也就罢了,她怎么可能熬得出希望来?必须要想出个办法才行。

左思右想,大堀惠发现:在AKB48的成员中,没有以“性感”为卖点的。这是一个她可以去尝试的领域。还有,大家都是尽可能展现自己美丽动人的一面,就算有反其道而行之的,也只是“自嘲”,“自虐”的人还没有出现过。

“性感+自虐”,为了提高自己的辨识度,大堀惠开始走起了这条所有人都不敢轻易尝试的路线。

但说白了,之所以没人尝试,是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一条在AKB48能走下去的路。

雌蕊

必须要在主力成员的阴影下杀出一条路来!

在剧场这个特定的环境中,大堀惠开始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举动。

比如说,在大家一起演唱的时候,她突然摘下自己的腰带,一边挥舞一边即兴发挥。接下来又按倒身旁的队友,甚至扑上去做出要强吻对方的架势。

这些举动都是她临时起意的即兴发挥,跟任何人都没有商量过。舞台上的队友还以为是发生了演出事故,而被按倒的人更是惊愕得不知所措。

但台下的观众却看得一清二楚。尤其是大堀惠的歌迷们,他们第一时间明白了自己的偶像要干什么,并立刻开始欢呼起来。接着,全场观众开始沸腾。

每次都按照既定曲目、一成不变从头唱到尾的舞台公演,居然被这个变态的大姐姐搞出新花样来了!

这就是抛弃了原先优雅、稳重的形象,转以性感、自虐为突破点的全新开始。

大堀惠在向日葵公演中的奇异表现,令她在舞台上备受瞩目。她的名字和“爆弹”(日语,用来形容惊异、惊喜)表演也频频在歌迷的博客中亮相。对那些定期观看演出的铁杆粉丝来说,这个不按剧本表演的怪姐姐,逐渐成为整个公演最值得期待的看点。

但另一方面,大堀惠在舞台上的举止却引起了队友们的不满。毕竟,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角色形象,并且为了经营好这个形象而每天加倍努力着。被惠姐这么一搞,很多事情就乱了套。

曾经在后台人缘十分好的大堀惠,也因此开始被部分成员疏远起来。也有人在私下里悄悄地提醒她:“妹糖,有点儿过了,收敛一点吧。”

但她不想停下来,这是她眼下能让自己变得与众不同的唯一手段。再说,其实她也不是真的要对同伴做什么,一切都是为了舞台上的包袱效果,所有的台词与动作都是点到即止。

几场演出下来,队友们也渐渐明白了惠姐真正的意思,并开始主动配合起她的“爆弹秀”。秋元才加、宫泽佐江等还特意组织了一个“反吻魔联盟”,她们在舞台上表演了一出“抵抗妹糖咸猪手,却最终全军覆没”的剧情,来帮助大堀惠提高舞台存在感。

在刚刚开播的《AKBingo!》中,大堀惠也是以不惜自毁形象的谐星角色出现。她甘愿被主持人和队友称作“大婶”,并留下了很多次令人难忘的“自虐”场面。

正在忙着给AKB48找新唱片公司,同时还筹备着SKE48成立的秋元康,也听说了大堀惠搞出的这些新鲜事。他特意抽出时间赶到剧场来观看她的“爆弹”。不过,这件事事先并没有告诉大堀惠本人。

在舞台上准备发动新一轮“爆弹”的大堀惠,突然发现秋元康正在观众席上看着自己,她吓了一跳,已经溜到嘴边的台词,被她生生给吞了回去。

结果,那一天根本就没有出现任何剧本以外的惊喜表演。甚至还有观众在演出结束时发出了不满的嘘声。

这就是这个貌似在舞台上大胆、开放的“变态姐姐”的本性。她其实就像个最普通的公司白领,平时只敢和同事们小打小闹,一旦发现老板在盯着自己,就立刻吓得腿软。

事后她也后悔不已:秋元康不就是来看自己表演“爆弹”的吗?可是,自己当时怎么就怂了呢?

还真是“性格决定命运”啊……

家人也劝过她:不行就算了吧。这么辛苦,赚钱又少,还不能谈恋爱。你也不小了,找份稳定的工作养活自己,找个好男人嫁了吧。

但正躺在病床上的奶奶却不这么看。

“人这一辈子啊,不能总看着别人走过的路。有钱也好,有权也罢,这就叫成功吗?如果不是做自己真心想做的事,就算做到了,又有什么意思?孩子有梦想,而且一直为梦想努力,我觉得这是一件很光荣的事啊!”

在奶奶的支持下,大堀惠得以继续按照她的意愿,继续坚持在当时看不到希望和未来的AKB48剧场。

不久后,AKB48找到了新的唱片商,开始筹备那首令她们咸鱼翻身的《大声钻石》。但与此同时,大堀惠的奶奶却因病情加重,最终撒手人寰。

奶奶去世两天后,大堀惠得到了运营方将为她单独制作唱片的消息。

这张唱片,就是那个以她在AKB48的去留为赌注,发誓要在一个月内卖出一万张的《甜蜜股关节》。

从2008年10月15日早晨开始,到11月15日晚为止,如果《甜蜜股关节》能卖出一万张,她就回到队友中间,如果达不到这个数字,就当场立即宣布从AKB48毕业。

在这张专辑中,她还使用了自己的新艺名——大堀雌蕊。

雌蕊,往往占据着花朵中心最醒目的位置。可以说,这个艺名代表着大堀惠梦想中的自己——她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够成为焦点中的焦点。

即便经历了如此之多的打击与不顺利,她依然执着地追求着自己最初的梦想。

围绕着这个为期一个月的唱片宣传计划,大堀惠将要走南闯北,几乎踏遍了日本每一个角落。连AKB48精英集结的《在看夕阳吗》都只能卖出1万多张,大堀惠自己的唱片想要突破五位数销量,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就连秋元康自己都觉得有些没底。“一万张”的数字刚说出口,他想了想,又说道:

“要不然……还是把目标定在5000张吧,你看……”

“一万张,没关系的!”在舞台上吓得腿软的大堀惠,这次却打断了老板的话。

没什么好怕的了!既然要赌,就抵上全部家当,痛痛快快赌一把。要不然干脆就别干这种事儿。

10月15日,《甜蜜股关节》开始发售,大堀惠赌上自己演艺生命的宣传活动随之启动。

这一个月中,她每天都要马不停蹄地赶往位于日本全国各地的宣传场所,在各种认识不认识她的人面前唱歌跳舞,并与对方握手、拥抱。白天的宣传结束后,晚上还会跑到居酒屋和酒吧继续推销,能在现场卖出10张、20张也好。有的时候,一天要赶四五个宣传地,甚至宾馆都没得住,只能野营睡在睡袋里。

一个月后,11月14日晚,她找到了二期生队友宫泽佐江:“如果明天我有什么事,以后的梦想就拜托你了。”

第二天上午,大堀惠来到秋叶原的宣传活动现场。在最后一天的宣传开始之前,她得知了《甜蜜股关节》迄今为止的销售数:

8586张。

对于一个首次发行唱片的无名小辈来说,这是一个相当值得称赞的成绩。但是,距离大堀惠作为赌注的那个数字,还差1414张之多。

还有最后的一天时间,她必须在今天晚上之前卖出1414张唱片,才能够留在AKB48。否则,今天就是她宣布毕业的日子。

和已经自寻出路的那几位一期生不同,大堀惠并不愿意离开自己为之奋斗了3年的AKB48。她想留下,但如何才能在一天之内,跨过由1414张唱片组成的巨大障碍?

看来,必须使用一些特殊的宣传手段了。

挽救摇摇欲坠的梦想

在最后的这天宣传中,大堀惠将在秋叶原连续举办5场“抱抱会”。意思是说,每个在活动现场购买《甜蜜股关节》的人,将获得她的一个拥抱,以及她伏在耳边说出的一句甜言蜜语。

管不了那么多,有什么手段就使什么手段,豁出去了干吧!

可是,第一场“抱抱会”,来到现场的客人只有30多人,第二场同样只有30多人到场。这样下去的话,那1414张的销售目标是绝无可能实现的。

大堀惠有点儿慌了。

她和担任现场司仪的《AKBingo!》主持人“坏小子”二人组商量了一下,3人决定,利用午休的时间,来到唱片店门口亲自为路人发放宣传广告。

站在初冬的秋叶原街头,大堀惠觉得眼前这一幕似乎非常熟悉。

她想起来了,是那个时侯。那时她还不是AKB48的成员,而是AKB咖啡屋的服务员。在3年前那个寒冷的冬天,她就是像现在这样站在路边,挤出笑容,将广告纸递到每一个路人的面前。

那时,她的身边还有一个短发女孩,名叫篠田麻里子。

3年后的今天,篠田麻里子已经成为了全国知名的新人模特,并且拥有了自己的保姆车。而她,则再次回到街头,为了延续那在别人眼中微不足道的梦想,再次向路人一张一张地发放广告纸。

希望自己的努力,最终能够感动天地吧!

她这样想着,饿着肚子回到活动现场,准备第3场“抱抱会”。可是,此时她却不得不接受一个新的事实:

经过一中午的街头宣传,此刻在会场等待她出现的客人,仅比上一场多了20人。

得知这个消息后,大堀惠当场就崩溃了。

在会场中,主持人宣布活动时间开始,有请大堀惠登场。但观众却迟迟见不到她的身影。

此时的大堀惠,正在后台嚎啕大哭。她知道活动已经开始了,必须要以笑容和拥抱来迎接这些特意为她加油打气的来客。但是眼泪已经无法止住。她想努力停止哭泣,但越努力越想哭,越哭就越埋怨自己,越埋怨自己就越紧张……

如果说每一个职业都有“职业病”的话,那么除了因练舞留下的伤痛和疲劳性骨折,AKB48也有着属于她们的职业病。这种疾病的名字,叫做“过呼吸症”。

过呼吸症,是一种在极度心理焦虑的情况下才会出现的一种生理反应。因为太过紧张,患者会感受不到自己的呼吸,从而引发神经性的呼吸速度过快。这一行为会导致肺中的二氧化碳被过度排出,造成体内酸碱失衡,诱发“呼吸性碱中毒”。

由于过呼吸症在发作的同时往往还伴随着心跳加速和心悸,严重时可能造成患者抽搐、休克,甚至发生危及生命的状况。

当时的大堀惠脸色惨白,几乎就要昏阙过去。工作人员赶紧抓起旁边的纸袋扣在她的鼻子和嘴上,以帮助被排出的二氧化碳能够回到她体内。

“坏小子”二人组跑到舞台上去救场,他们临时讲了几个小笑话逗现场观众开心。而在后台听到观众笑声的大堀惠,呼吸也逐渐平静了下来。

刚刚擦干眼泪,她就像个战士一样重新登上了舞台,并以灿烂的笑容和歌迷们打招呼。

看到这个已经拼上了性命的女人,台下所有的歌迷都震惊了。同时,他们也明白,自己将要掏钱买的并不是什么单曲,那分明就是在挽救一个女生摇摇欲坠的希望与梦想。

这些为数不多的支持者,开始以10张、20张的数量购买唱片。

《甜蜜股关节》的零售价是1300日元,折合人民币将近100块钱。这在日本的单曲唱片中是一个比较低廉的价格。在餐厅或者超市打工,或者在AKB48的舞台上表演,一个多小时就可以挣到这笔钱。

但10张可就不是这个概念了,13000日元是很多年轻白领至少两天的薪水。这个价格,在涩谷可以买一套名牌时装,在秋叶原可以买一台九成新的PSP游戏机。要是20张的话……

为了一个女生的梦想,所有人都豁出去了。

在最后一场“抱抱会”开始之前,《AKBingo!》的现场编导问大堀惠:“你还紧张吗?”

她笑了:“已经不紧张了。我现在很开心,该做的事情都做了,现在我要享受这最后的时间。”

但走出休息室,她还是大吃了一惊。

一整天都冷冷清清的活动现场,现在却已经挤满了人,座位根本不够用了,来晚些的客人们只能站在会场里。

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原来,前几场那些零散的来客,被大堀惠在活动中表现出的坚韧和拼命精神深深打动。他们在网络上发帖子、发博客,甚至群发短信,号召自己的朋友,以及所有AKB48的歌迷来支援大堀惠的活动。

大堀惠还没缓过神来,她又看到了一群熟悉的身影——AKB48的二期生们,今天能来的全都来了。

除了二期生,来到现场的还有另外三个AKB成员:一个是参与演出《甜蜜股关节》MV的川崎希,一个是AKB48最具号召力的“王牌”前田敦子。还有一个人,就是和大堀惠有着剪不断理还乱般恩怨情仇的队友——篠田麻里子。

竞争归竞争,没有人希望自己的队友真的被打垮。

河西智美悄悄地问大堀惠:“还差多少张?我都买了。”

大堀惠再次忍不住自己的泪水,在舞台上哭了起来。但这一次的心情,却和中午完全不同。

在这最后一场宣传活动中,共有300多人来到现场,几乎每个人都买走了好几张唱片。

热热闹闹的最后一场宣传活动结束了,AKB48的同伴们留在现场,她们要和大堀惠一起迎接这最终的结果。

“坏小子”二人组的佐田正树问大堀惠:“你做好准备了吗?”

大堀惠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佐田开启了显示销量统计的液晶屏,大堀惠和她的队友们紧张地望着上面数字的变化。篠田麻里子则双手合十,为她祈祷。

屏幕上最终跳出的数字是:

10125。

那一瞬间,大堀惠双手捂脸,放声大哭。她的队友们则扑上前去,紧紧地抱住了她。

如果说,AKB48在2009年之后创造了一系列的奇迹,那么所有那些奇迹的开端,都起始于2008年11月15日的这个晚上。

在演艺方面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的大堀惠,最终以自己对梦想的执着追求,打动了那些喜欢她,以及原本对她并无感觉的人们。在所有这些人的帮助下,他们一起创造了一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奇迹。

大堀惠的长相说不上多么可爱,但是,她却拥有着一批整天在剧场喊“妹糖好可爱”的歌迷。

因为,努力着的人是最可爱的。

在跌宕起伏、群星云集的AKB48历史中,我却选择拿出3节的长度,为这个在“AKB总选举”中连前20名都没有进入过的边缘成员立传。

她不够聪明,在寻找自己的发展方向上绕了很大的弯路(或许现在依然没找到)。但是她的拼搏、努力和忍耐,却值得我们每一个人赞扬与学习。

虽然演唱的都是如《甜蜜股关节》、《雄蕊雌蕊和夜蝶》等带有情色风味的歌曲,但是如果要我选择一首最能代表大堀惠的AKB48作品,我想,应该还是那首代表着Team K精神的《化为滚石吧》:

“无名的星星为了谁而闪亮?被遗忘在夜空的角落,坚定的意志却永恒不变。
这光芒就是通向未来的入场券,放弃了就意味着背叛自己。
就算手忙脚乱,就算不顾一切,也要勇敢地伸出自己的双手。

化为滚石吧!让心随我动。将热情全部烧尽,改变这个时代。
化为尖石吧!决不能让步。人永远会有弱点,不能输给自己。
We are the Team K!
We are the Team K!
……”

前文曾经提到,“不以成败论英雄”。大堀惠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而另一个代表“不以成败论英雄”的人物,将会在后面的文章中出现。

在大堀惠与自身命运赛跑的这一个月中,AKB48的《大声钻石》开始发售,并取得了相当可观的成绩。随后,她们举办了NHK演唱会,却没能入选当年的红白歌合战。带着这个小小的遗憾,AKB48走入了她们成立的第4个年头——2009年。

但新的一年刚刚开始,就再次出现了成员离队脱团的事情。

又发生了什么事?

Team B长期以来的内部矛盾,到最后还是被捅开了。

=======================================
PROFILE
大堀惠
日语原名:大堀恵(おおほり めぐみ)
读音:Ohori Megumi
其它艺名:松嶋惠(松嶋めぐみ/Matsushima Megumi)、大堀雌蕊(大堀めしべ/Ohori Meshibe)
生日:1983年8月25日
出生地:东京都
身高:158cm
血性:A型
进入AKB48时期:第二期
进入SDN48时期:第一期
AKB总选举名次:24(2009年)
昵称:めーたん(Meitan)
中国昵称:妹糖(Meitan)、梅糖(Meitan)、惠姐
性格特点:好心、自虐、超级顽强。

(待续)

“AKB48——21世纪的丑小鸭传说”

系列连载
001: Office 48的新计划
002: 被选中的少女们
003: 人生中最漫长的一个月
004 : 二期生的真相
005 : 主角前田敦子
006 : “充其量就是地下偶像”
007 : 偶像宅的横空出世
008 : 迷失在秋叶原与涩谷之间
009 : 浩劫与重生
010 : 再见了,一期生
011: 大声中的奥妙
012 : 各回各家
013 : 大堀惠,挽救摇摇欲坠的梦想
014 : 波谲云诡
015 : 总选举
016 : 开票日

017 : 梦想的彼岸

Tagged a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