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新阅读

这是一个重新阅读的时代,分享而不是独占,平等而不是仰视。我们感谢技术为我们带来的便利,但并不是技术在召唤我们,而是内心的声音在引导我们。您会读到一些故事,故事的讲述者就是我们的邻舍,转身就能遇见;他们命运的礁石与我们在同一块海岛上,风浪的冲刷同样摇撼我们。这些故事也许粗朴,但新鲜;以byte存在,但并不冰冷。无论您在地铁、机场候机厅、书房还是卧室,我们愿意和您分享快乐、悲伤、惆怅、恐惧,以及一切人类情感。

这是我的职务作品,里面有需要规定表演的成分,但还是真诚地表达了我的盼望。

您正在翻开一页新的历史。我们相信这是古登堡印刷术以后,人类阅读的又一次深刻变革。

您凝视我们的信件,并且翻页,这一切行为可能发生在 kindle、iPad ,或者各种移动终端上。数字移动革命正在深刻地改变每一个人的生活。

技术并不是一切。比德国人古登堡(Johannes Gutenberg)早四个世纪,北宋人毕昇发明了活字印刷术,但毕昇和古登堡之前的开拓者们都没有引发书籍的大规模流通,甚至比古登堡晚半个世纪尝试金属活字的明朝人华燧也没有。

真正的变革源于一个梦想。生于 1494年的 威廉•丁道尔( William Tyndale)梦想着每一个人都有一本用母语译成的《圣经》,他相信《圣经》是给予人真正自由和幸福的活水源头,但是他的祖国英国还是片荒蛮之地,人们缺乏良好教育,无法看懂由罗马教廷钦定的拉丁文版《圣经》——这样的《圣经》数量稀少,只能由少数神职人员拥有。

但古登堡在1455 年已经印制了大约一百八十本拉丁文《圣经》,这是新时代到来的前兆,在这之后的五十年间,从欧洲各地的印刷厂印刷装订出九百万册图书,这个数量差不多等于此前全球一千年的书籍产量。丁道尔终于看到了几千本由他翻译的英文版《圣经》从印刷厂下线。因为私自翻译印刷《圣经》,他被处死。

人们终于可以不分阶层,自由地阅读《圣经》,真理不再是罗马教廷的私有产物,小小的书页如热带雨林的蝴蝶翅膀,引发了大风暴——一场改变欧洲和人类历史的宗教改革。作为副产品,英语不是野蛮的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文字,从那时开始,人类绝大部分优秀的思想文化产物都使用英文记录。

这一次阅读革命给予人们有关人生而平等的坚实基础,点燃了人们对自由的渴望和无畏向往。源自人们内心的巨大力量,改变了英国、改变了德国,改变了新大陆,最终彻底改变了世界历史。

当我们谈论阅读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阅读的背后,是人们对自己、对他人、对世界的看法的折射,是人们这些想法的传递、分享、沉淀、争鸣。这种力量,力透纸背。

今天的中国,正在变化的前夜。

过去十年,我们不再被一种力量塑造,千人一面。因为彼此的才能、禀赋不同,每个人重新找寻着自己的位置,对贫穷的恐惧让整个民族的动物精神( animal spirit)极大释放。这是一个充满奇迹的年代,匮乏转为丰裕、卑微成为显赫的活剧不断上演;整个时代都如一台高速列车,在时间的轨道上轰鸣而去。

但是,世间没有永不落幕的话剧,也没有从不停靠的列车。我们已经在一个方向上走得太远,忘记了为何出发。交换成为了人与人间的全部纽带,而忘记了我们彼此之间还需要怜悯和施予;我们以财务报表来衡量对事情的热爱,而忘记我们还有无法计量,无法交易,却弥足珍贵的梦想;我们用身份、阶层、年龄和意见等一切标签区分彼此,忘记了彼此如同世界上的两片树叶,虽各有枝蔓,却出自一个根系,扎根于一片土地。

自由市场无法再充当魔法师,一直表演速度神迹,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和艰难,人类也无法再次构筑一次巴别塔,我们不得不慢下来,我们不得不承认没有伟大的想法。我们这一代人的爱和怕比以往更加真切,因此我们比以往更加需要倾听、珍视、尊重彼此的声音。

这是一个重新阅读的时代,分享而不是独占,平等而不是仰视。我们感谢技术为我们带来的便利,但并不是技术在召唤我们,而是内心的声音在引导我们。

您会读到一些故事,故事的讲述者就是我们的邻舍,转身就能遇见;他们命运的礁石与我们在同一块海岛上,风浪的冲刷同样摇撼我们。

这些故事也许粗朴,但新鲜;以byte存在,但并不冰冷。无论您在地铁、机场候机厅、书房还是卧室,我们愿意和您分享快乐、悲伤、惆怅、恐惧,以及一切人类情感。我们无法用成功、算式来衡量它们的价值,但值得一读。

当我们谈论阅读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