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首富女儿的迥异路

宗馥莉式的企业家会成为未来主流,现在看太过锋芒毕露
刘畅类型的二代企业家因延续了父辈的谦卑会比较“吃得开”

东方愚/文

刘畅、杨惠妍、宗馥莉,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三个女孩的名字:她们都是80后,分别出生于1980年、1981年和1982年;她们都曾到美国留学;最扎眼的是——都是首富的女儿,各自的父亲刘永好、杨国强、宗庆后,皆乃中国企业界的大腕。可是,她们的性格以及在公众视野中的形象完全不同,在家族企业传承上的路径也大相径庭。

刘畅是个乖乖女,尽管很小就去了美国。事实上无论是到纽约留学,还是回国后到北大读MBA,抑或当初进入广告行业,以及后来到新希望集团乳业事业部任职等,所有这些选择与决定,都是刘永好帮她做的。刘畅内心并不喜欢,但在家庭的威权教育之下,她所能做的,除了服从还是服从。直到今天,我们看到的刘畅依然是这个样子。她在台上和父亲一唱一合。有人说这是真情流露,可我从刘畅眼神中看到的,是千般小心万般谨慎。一个时刻小心翼翼的人或许很坦荡,但一定不够真实。

宗馥莉也是自小到的美国,且是与刘畅几乎同时的1994年前后。不过,与刘畅不同,她的思维完全西化。她率直、我行我素,从不掩饰自己的情绪,不习惯也不情愿去钻研中国式人情世故。给我印象深刻的是她和父亲宗庆后一次参加央视的节目录制,主持人陈伟鸿问宗庆后:“娃哈哈加上宗馥莉等于什么?”“等于更强大的娃哈哈。”陈转而问宗馥莉:“娃哈哈减去宗庆后等于什么?”“等于零。”

多么简洁干练的回答;这个时候,宗庆后脸上掠过一丝尴尬。

杨惠妍是2013胡润百富榜上的中国女首富。六年前地产业狂飙突进的时候她就曾摘得此桂冠。可是,外界几乎没有人见过杨惠妍。传媒报道杨氏家庭或碧桂园时用的她的照片,自始至终皆为其大婚时,亲友用手机拍的并不清晰雅致的婚纱照截图。这也算是中国财富史上的一大奇观了。换成有的家族,早已按捺不住——向外发布一张大头、化过妆的正面照并不至于怎么样吧。可杨家不这么想,更不这么干。

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三位姑娘迥异的风格?她们各自的路径预示着什么?对中国企业界又有着怎样的启发呢?

威权教育为什么在宗馥莉身上会失灵?如果非要找客观原因的话,我们可以追溯到宗庆后42岁才开始创业,而宗馥莉赴美留学时,娃哈哈产品刚刚开始出现供不应求,并到省外开出第一家分公司。尽管宗庆后已经五十岁,但他就是一个意气风发、只争朝夕的创业男。他并没有太多时间“管教”女儿,任其个性自然生长;而刘永好虽然比宗庆后要小6岁,但刘畅出国读书的第二年,刘氏兄弟就坐上了中国首富的宝座上。他让女儿出国的一个重要原因同样是为安全计,“我们家在纽约有亲戚”,刘畅两年前一次接受我们采访时说。

如果从所处行业及所扮演角色的角度来看,刘永好发家所仰仗的养殖、饲料产业虽说是充分竞争行业,但他在1993年成为首批担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之民营企业家中的一员,并与同任全国政协委员的共四十多位人士共同提案、最终催生民生银行并顺利成为股东,就注定他是个“讲政治”的高手,这也是当初那批人屹立民营经济江湖二十年不倒的秘诀。在这样一种情景下,刘畅即使想过自己人生,想做自己喜欢的事——譬如开饰品店,也终会被父亲循循善诱,接班是自然而然的事,最重要的是,她成为了父亲希望她成为的那个人。

宗馥莉在这方面受到的羁绊自然要小得多。宗庆后一直是个商人。他首次成为全国人大代表也是2003年的事了,那个时候女儿已经长大成人了。几年后,当娃哈哈与达能的控股权争夺战硝烟弥漫时,尴尬的一幕出现了:宗庆后因大打民族感情牌收效明显而暗中庆幸时,宗馥莉——这个自己最亲近的人——却不认同他。女儿的观点很简单:在商言商,遵守契约精神。看起来很是“不留情面”,她的这一性格一直延续到了现在。“我就是我。”宗馥莉说。

杨国强是“可怕的顺德人”——务实、低调、敢为天下先,又是当年一本万利、在贫富不均的今天让人分外眼红的房地产商。所以就算他后来没有做佛山市政协委员,地域和行业的特征,加上他健康欠佳等个人及家族因素,这些都已经决定了他会努力让家族成员避开外界的关注,尽可能少成为民间仇富的靶子。只是没想到他们把“藏匿”二字演绎到了极致。

三位女中豪杰的路径首先让我们看到的,是出生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现在正在或正要退休的那一批中国企业家——尤其是传统行业企业家——的拘谨与无奈。他们希望并认为必须按照自己的原先风格走下去,才能躲明枪防暗箭。

表面上看,刘畅类型的二代企业家因延续了父辈的谦卑和八面玲珑,看起来会比较“吃得开”,但我认为可能走不远,或者说,刘畅必须改变、必须做她自己之后,新希望才能有新的未来。暂时的业绩俯冲和老臣不服都不可怕,可怕的是做不回自己。

杨惠妍式的人物并不会在“80后”之二代企业家中大量涌现,上市公司只有开放透明才能真正赢得股东和公众的依赖,这是这一代人中多数人的共同价值观和个性。

宗馥莉式的企业家会成为未来的主流,现在看起来可能太过锋芒毕露,说的话甚至做的事有些不合时宜。最近因为宗庆后手指被砍,一向外向的宗馥莉暂时也不再抛头露面,于是有人有些幸灾乐祸。但个性就是个性,趋势就是趋势,宗馥莉一定不会因此就被成刘畅或杨惠妍。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我们常说“企业家应当适应体制”,但别忘了这话还有下半句,那就是体制也得反过来适应企业家。五年、十年后这批人真正成为中国商业的核心和独立力量时,他们区别于父辈的习惯性妥协,会将率直进行到底,虽然不能与体制“死磕”,但他们一定会成为旧规则的改写者。其实就算政治环境没变,但是人变了,所有的组织——从国家机器到商业机构都更新换代了,游戏规则不变也得变。

本文作为专栏刊发于 iBloomberg 彭博商业周刊 (iPhone/iPad/Android)。下载地址:app.bbwc.cn

iBloomberg,为移动而生的国际商业杂志,你的随身决策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