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节

    万圣节

    邹波

    向下看
    尽可能多的孩子
    容纳尽可能多的同情

    向上看
    一口午夜的慢钟,笼罩
    尽可能广的……糖衣
    向上看——
    被动的鬼节,给我们粗糙的通行证

    像画中古人齿冷
    去吟唱弱者的阴沉权
    向那糖衣
    悬浮起,无数细骨头、细袋子

    为这,再次——
    自我征服的国家、再次——
    自我平定的国家、
    修路,最需要死者支持

    为这,再次——
    自我征服的国家、再次——
    自我平定的国家、
    再修一条讨糖路

    再一次——
    要羔羊回来
    至舌尖的直白
    “Trick or Treat”

    跨回那空谷时,悬回那风雨时
    穿回那透明的桥时……
    从未觉得我能再经风雨
    从未如我这样,觉得有其他魂在麾下
    却又不能被依赖

    常见的招魂,就像雾中怒云
    可以手拉手的地方
    可以停留手指的地方
    对身走过的路人——

    我不能,先入冥想、先入狂想
    我不能,为主地,去恐吓
    我们想恐吓的、想抵抗的

    我染不出亮色——我变不出甜橙色
    肩上的鸽子,玫瑰变成了紫
    黑色只是紫色,因这低温的爱、低温的抵抗

    啊——就原地在这城市
    旅行机会,乞讨机会,串门机会
    将接踵而至,对我犯下的罪,求你给我安全
    未受的难,只求先给我补偿,必将再受你的难

    我大声宣誓,废除需要,你也废除凌迟我
    一个鬼魂
    我志愿——请你保持,携枪的习惯——
    对一个讨糖人

    我大声要求,柔软
    歌唱已结痂的情感,召唤收获
    于看不见的子弹记忆,我口袋深处
    在软化我自己——

    山,退出了城中平地,血,退出了沟渠
    深沉,至今如温顺的尸衣
    但远远地,你又看不出我们僵尸与否,和平与否

    有时我切断了这夜晚
    满目成年的月光、鬼屋
    漂泊,将有内容可吃

    他们说,不能回头
    这光滑——是自然的善

    可当我回身推开季节的拱门
    像穿过自杀者的光环
    四野是永恒的星空
    比我的切断更自然

    一段未改变的生活
    正向别的地狱前进
    一段改变的生活
    正向别的地狱前进

    我听见岁月的涛声了
    它充满坎坷
    它不能……更平稳地
    传递危机,却让人镇定——
    歪斜地……做着一切琐事,这里
    又有多少合用的圣者、稻草人
    升起在谷仓前、升起在城楼前:
    “Trick or Tre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