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W.H

    To W.H

    邹波

    W.H——
    紧缩后,武汉渡轮的名字

    在我的精神史里
    后来它还是
    W.H.奥登——

    一个天真的
    英国学究之子
    严肃地拼自己
    又以北欧神话的口吻
    吹响这前缀
    W.H——

    从未试图念你的全部
    需将连串选择
    像中国医生
    念一个不相干的
    W.H——

    但我仍不理解英国人的天真
    什么脸写出什么诗

    即使我从
    我们的无知
    悄然醒悟,在诗歌里
    还要再成熟一次

    而你的成熟,已在害怕你的修辞
    这些形容词
    有腿的注视
    使城市没有了街道,通过无限叛逆(那些审慎的诗)
    与过度揶揄(滑稽而武断的莎士比亚讲座、对亨利•詹姆斯的崇拜与那些审慎的诗)
    人类的愁容
    紧密排列(与艾略特的流畅异曲同工)

    你来过中国,
    与依修伍德、卡帕,西班牙摄影队
    只有你
    未经采访授权

    但没有什么秘密
    不能被诗人
    从外部刺探,诗歌是早晨的耳朵,而且
    灵活以便一些病人
    在异乡,查阅自己

    有一天
    因离开的手续
    我反复出现在
    以你命名的船上
    W.H——

    长江起了风
    飞走三只麻雀
    船写下
    潮湿的一撇
    W.H——

    一个诗人,或故乡
    最简洁的形式
    世界,荡开一笔

    2006年9月,2009年11月,2013年11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