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

    雨季

    邹波

    雨云又给灰云披上了睡衣
    沉睡的夏天继续沉睡
    地下车库酸味儿照样返起来
    热烘烘像热狗来到雨中
    爬啊爬啊到六楼
    我至一楼看雨脚

    雨中似有命运的泳道线
    汽车有了倒影
    到处车轮打滑的漱口声
    它边下边入睡——
    闪电,又大片大片停电
    多伦多天生就已经疏散

    不久空气弥漫着汽油味儿
    回到铁器与铁锈的时代
    全世界的雨季来了

    在云中之云雨中之雨里
    我的干燥非常特别
    是错误的出土时间
    像伤员忽略风景与花色
    插手这世界的音乐

    我的落日在雨里
    我的阴天在雨里
    你们的河流在雨里
    阳台却有了我孩子般的剪影

    我不能走更远,我已更远
    触手已是遥远的雨
    击节成雷已成遥远的风铃
    又像个反弹记忆的地方
    把外面的世界变成里面
    把里面的世界变成外面

    依然年轻,无助
    不知每一个转角之后有什么
    已能决定部分的黑暗、局部的死
    是自己的神灯与灯神

    (北约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