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教了我拉丁文

    你教了我拉丁文

    邹波

    你教了我拉丁文
    树不再神秘
    蜜槐伸出狮王旗
    狮嘴吐出蜷缩的蒸汽,是苦?
    也教了我……疯星座,疯匹配?——

    自从河流接上了鹰嘴
    贝蕾帽,间谍与厨娘系着
    自行车的羊角,一直推进教堂
    一直在推,诚实……
    就像是在,拔萝卜
    也教了我迂腐——

    爱准许,理智颤抖
    理智准许,性格颤抖
    还不远远去认橡树、
    那一棵
    最熟、燕好的树
    但也教了我零落——

    地平线上的小屋群,在哼天堂
    圣地自身燃起了烽火,幽蓝地响指
    爱向誓言求助——
    最陌生、最窄的语言
    没教我动词,没教我名词
    只有悲伤的变格空解忧

    也教了我这团死火
    抱这团熟睡的死火,我读书、
    我闭嘴
    你教了我
    进一步闭嘴
    如果誓言仍摇晃……着沙沙响

    就这一片孤岛,说着古语
    从月亮看下去,是平静,在说
    我爱你,你亲切地
    在约束着语言——
    罗马人,布立吞的秋天,失聪的秋天
    行军短裙已腐烂

    弥尔顿,希望被宗教的白光刺瞎
    希望十字架那树干交叠的温暖、
    西风有北风的确凿……

    一年就要结束了吗?
    我最清醒的时光也不知在干嘛……
    学语言——古托福、古雅思
    河流的考试,海洋的遴选,地狱触地得分
    天堂永远悬置
    西塞罗,或我的萨福,祝福已狂怒

    日落大道,连着唐人街
    平坦心事,变成谈话的坎坷
    吸血鬼就在我们身边
    乞丐就在我们中间
    统治教堂的和声,是塞壬
    统治塞壬的和声,是苦涩

    怎学得好语言
    我嘴边也常有你……
    疯女人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