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by Author

报纸死了怎么办

但现在谁还发电报?凭什么要把新闻写成干巴巴的5W1H,而不能像小说一样起承转合,引人入胜?如果把最重要的放在最前面,谁还会点击后面的内容和广告?短是必要的,在海量信息的时代,可能需要更短,甚至标题党、配美图,否则在那么多的新闻里,谁会注意你的新闻呢?但由于有链接,新闻也可以写得很长,配上各种相关不相关的信息,读者有兴趣、有时间,可以一路点击下去,网站巴不得你多停留呢。同样,在写稿时,恐怕要考虑哪些是热词、关键词,既便于做链接,也便于搜索,要知道多数人的信息是靠搜索得来的。

央视的窘境

新闻中心的人们聚集在大裤衩观光平台,白岩松斯基正慷慨激昂地当众演说。“本台最新消息,本台记者报道:本台着火了……收视率下降,广告不再增长,重大新闻失语,央视不再是电视界的延安,糟糕的时代越来越缺少终极关怀……”

“想想看,20年前,中国电视是一潭死水,是谁,拯救了中国电视?是东方时空!20年后的今天,央视自己变成一潭死水,谁能再把它掀起波澜?!我可以不负责地说,是……”

推特可以写入教科书

推特与传统的公司,与其他新媒体公司也不同,它是媒体内容创造、分享和流转平台。所以推特上市事件本身就在推特上成为了热门话题,这和其他领域的业务截然不同,甚至广告公司也难做到自己推销自己。用户、客户、股东、批评者以及竞争对手,都在这同一个平台上进行思维分享,所以说推特是社会的大脑(Social Brain)似乎并不为过。经过7年的发展,Twitter月活跃用户超过2亿,僵尸用户约为5%,每日活跃用户超过1亿,每日平均推文5亿条。推特如此活跃的内容,基本上反映了全球人类(不包含中国)的大趋势。

缅北的中国力量

我们马上就要到达的终点是克钦邦的拉咱市,克钦独立军(英文简称KIA)总部所在。小撒在一根挡杆前刹住车,一个坐在屋檐下躲雨的边防守卫远远打量我们的车子,并不打算挪窝。“兄弟!”小撒招呼道,守卫不情愿地走过来。小撒递过他的证件,“车上还有三个人。”“你在这里工作?”“对。”证件被慢慢地翻弄,一番较劲的沉默之后,它还是被递了回来。大石头压住的挡杆慢慢升起,我们顺着坡向下蹦跳开走,如同兴奋的心脏。 (撰文/覃里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