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by Author

张一鸣:今日头条为什么火,技术真能帮媒体变现?

今日头条火了以后,很多人问张一鸣,你之前是不是新闻系的?你之前是不是搞媒体的?你是不是哪个报社出来的?事实上,他曾经也在互联网圈创业,是做产品技术的方向。他在演讲中说,“我们看待媒体这个事情跟很多同行是挺不一样的”。

怎么个不一样法?做成不一样的前提是张一鸣作为技术出身的创业者,对媒体本身的理解。他认为,“媒体最核心的是对信息的分发,分发(的方式)有很大的变化。” 他对自己的产品今日头条本质的概括,正如这款应用的广告推广语:一个没有小编的推荐引擎,他把推荐算法协助阅读的技术成果应用到了移动端。

徐达内《纸媒的黄昏》 、李晓强《头天》、与报道《报业十年间》

虽说1990年代以来,中国媒体就一直是在政治和资本的双重压力之下谋求生存,而且,全球同行多少也是概莫能外,但是,夹缝从来没有像2013年这般逼仄。经营收入急剧下跌、意识形态控制收紧,再加上因为多桩内部丑闻带来的行业声誉损害,早就远离“无冕之王”称号的中国媒体从业者,更像是被脱去了“皇帝的新衣”,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新闻不是“真相的机器”,而是李普曼所说的“聚光灯”和“探照灯”

史安斌: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Michael Schudson教授在探讨2014年新闻业前景时指出,新闻不是“真相的机器”,而是李普曼所说的“聚光灯”和“探照灯”。在大数据与信息过剩的风险社会,真正有价值的新闻应当是基于数据分析得出的“预计明天将有暴风雨”式的对公众的忠告、指南、通知、预警。

沃顿商学院多位教授分析:贝索斯能拯救新闻业吗

过去几个月,亚马逊创始人、EBay创始人、Facebook创始人等科技界巨头纷纷成为新闻媒体的老板。他们声称自己的投资目的不是赚钱,而是保护独立的新闻工作。沃顿商学院的教授们对此看法不一,但共识是,起决定作用的不是这些科技富豪,而是新闻内容的消费者

有效新闻写作十一篇:对英国《经济学人》写作手册的译介

译介者为原《财经》执行主编王烁,现为财新《新世纪》主编。2009年他写道,《经济学家》目前为止几乎免于受到经济危机和行业变迁的双重冲击,有可能还更加成功,过去两年发行量有明显增长。《经济学家》有特殊的吸引力。每周四出版,到周末看完,一周大事齐备,观点引人思索,写作有强烈风格。对读者这是一个不错的解决方案。

李嘉诚:孤独是他的能量

谈“撤资”:我一定不会“迁册”,长和系永远不会离开香港。不过规模的大小是另一回事,我有百分之百的责任保护股东的利益。

谈香港:香港拥有不少有竞争力的核心价值:自由开放的市场,重视法治的原则。但如果管治失当,也可以一夜之间荡然无存。

谈政治:政府永远不能选择性行使权力,勿令人对政府的公平性失去信心。

谈楼市:我一生的原则是不会去赚最后一个铜板。若地产业务继续艰难经营,高价投地而亏本,就是对不起股东。

《金融时报》自我革命:数字化先行 多渠道经营

新闻摘要编辑:《金融时报》(FT)的数字化变革,或许在它未能展开印刷版业务的中国大陆是个有趣的观察视角。FT中文网是最为成功的专业财经资讯网站,它证明没有纸张的高品质媒体在某种程度上是可行的:借用已经建立的媒体品牌,组合已有内容与新内容,以新载体的本质进行运营。

自媒体是一个伪命题:讨好粉丝是那些拉到足够多粉丝的自媒体人最痛苦的事

有人告诉张春蔚,要“拉下脸来才能拉到粉”——要天天在微博里跟粉丝互动,最好上传你的照片……“但我实在不能容忍自己堕落到这一步。我到现在还没放过我照片,但我知道这是加粉利器。”有一次张春蔚策划了一条微博,几个小时就有三十多万的转发。极大的兴奋却让张春蔚感到心力交瘁,“这种教主的义务我是扛不下来的,那是一种对体力和恶心的考验。而且,超级无聊。”

冯大辉说:“我并不接受自媒体这个说法,自媒体和之前的博客时代有什么区别呢? 所谓自媒体,就是个体表达自己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