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by Author

罗振宇:一切产业皆是媒体

我现在做罗辑思维,如果关注我的人一直知道这里面后面有一些影子,其中一个叫申音,一个叫吴声,实际上他们就是管运营的。所以罗辑思维不是一个单独的自媒体试验,它是一个全面推开的三个层面的试验。我们一开始就意识到,自媒体不是靠一个人出来的,自媒体如果靠一个人出来,它会又进入大众传播的逻辑,就是造星。我认为是郎咸平、郭德纲、周立波,所有单干的人都可以称之为自媒体。但是我们发现大众传播时代正在发生崩解,从此之后所有的人都进入了一个非大众传播时代,所以造星时代用的所有的手段是没用的。

专栏作者魏武挥:专栏作者之死

魏武挥:所谓专栏,就是以固定频率用比较固定的文字长短来发布文章的一种形式。网络时代,网站发布信息不需要固定频率,也没有什么赶着要去印刷厂的事儿,网页是可长可短的。而且,为什么非要从人群中挑出那么几个自以为很专业的作者长期霸占网页的某个位置呢?作为一个工种,专栏作者很快就会消失。

马化腾三小时讲话实录:如果没有微信,我们现在根本就挡不住

马化腾直言,腾讯从诺基亚、黑莓这些曾经千亿美元市值公司的沦落中悟出,巨型企业要时时有危机感,腾讯因此成立了能够打败现有产品的团队,微信即是腾讯内部团队竞争的结果。腾讯会让公司内部不同工作团队研发可能颠覆自己的新产品,让它们互相竞争,赢家胜出。

曾鸣: 互联网的精神是平等、开放、互动、迭代、演化

大家要看书的话,有本书还是最经典的,就是德鲁克写的《21世纪的挑战》。这是写得最经典的一本书,对未来整个大趋势的变化,用最通俗易懂的方法,阐述了知识经济对于我们每个人到底会怎样。大数据只是知识经济落地最实在的切入口,当云计算有了大数据、有了互联网这样的基础后,这三者是三位一体的。没有云计算,就没有大数据,云计算是为大数据服务的,而整个互联网输出的就是计算能力。人们提过super computer超级计算机,而互联网就是最大的一台计算机,它输出的就是全社会所有需要的计算能力。

Top 100的免费应用榜中,为何没有一个是传统媒体?

本文作者为Josh Miller,他是Branch和Potluck的联合创始人。他在文中提出这样一个观点:媒体需要重新思考自己的定位,下一家超大型媒体公司会是一个类似Twitter的技术平台型公司。

“如果媒体公司愿意放下传统的条条框框,不去想“媒体公司该怎么做”,而是开始向技术产品派一样去思考问题,会有很大的机会。”

福布斯新书:新闻业的未来之路

新闻摘要编辑:福布斯首席产品官 Levis DVorkin 刚刚出版第二本关于互联网下的新闻业的电子书《新闻业的未来之路》(The Path Forward for the News Business)。 之前,他出版一本电子书 《数字时代的福布斯新闻模式》(The FORBES Model for Journalism in the Digital Era)。福布斯是数字时代最为成功的传统媒体集团之一,而近年来它的重大变化,都是由 Levis DVorkin 所推动的。

牛文文:媒体要创造粉丝经济

《创业家》建立了一个不同于传统媒体的新的商业闭环。今天,它只有四分之一的收入来自纸媒广告,六成以上来自黑马系列,其它来自新媒体上的整合营销。也因此,老牛敢在纸媒上玩大的,这次,推出送10万杂志的活动,我想很多纸媒应该在眼红。现在这个时代已经不是洛阳纸贵的时代,能把杂志送到读者手上,求着读者来读(而且是10万人)已经就不错了。别忘了,它还同时获取了10万个真实读者的个人信息!

牛文文与他的创业家

多年前,牛文文从《中国企业家》离职创业,一位江湖大佬对他说:只要把在《中国企业家》中做的事再做一遍,借助更为灵活的机制,就可以做出一本比《中国企业家》更有影响力的杂志。这可能的确是事实,但问题在于,牛文文认为复制自己曾经的辉煌,只是证明了曾经的辉煌和自己关系很大,其它,毫无意义。按照老牛的说法:人,不能和历史打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