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by Author

阮义忠:在单向街的那一夜

抵达书店后,先进会议室接受报纸记者采访,七点一到,踏出会议室,本来有点冷清的空间竟塞满了两三百人,许多读者还是全程站着,两个小时都没离开。讲题是“我所爱,我所信”,换句话说,就是什么都可谈。我从成长背景谈到创作之路,想到读者在这么冷的天气从四面八方赶来,所有疲累一扫而空,讲得比下午还带劲。大家请我坐下来说话,我就告诉他们:“我是拍照的,必须看得到对象才能沟通。”

一阵阵的温馨笑声、一个个切题的发问,让我格外能感受到与读者之间的相契。眼前的每张脸庞都是红彤彤的,散发着热诚的光彩,让我几度想拿起相机,从左到右、一百八十度地按几张快门;可惜相机不在口袋,也不想打断气氛,终究没这么做。

这样的热情、这样的交流,是身为作者的我们,在网络书店永远感受不到的。

倪为国:出版编辑是一个人的“战争”

背负理想进入出版业的编辑要打好两场仗,其一是与自己的战争,在舍商业之理性与得文化之理想之间博弈;其二是与作者的“战争”,以己之立场“俘获”某一领域的专家。那么,一个好的编辑如何才能挣脱商业的桎梏、在杂草丛生的出版园地中坚守自己的文化理想?倪先生以西塞罗的一句话作答并勉励后辈——宁可跟着柏拉图犯错误,也不愿意跟着某些人做正确的事。

《读库》8年:老六说,小巷即自由

十几年前我读过金耀基先生的《剑桥与海德堡》,里面有一句话,“小巷即自由”。他有一个很具体的数字,在法国大革命爆发那一年,1789年,神圣罗马帝国便拥有一千七百八十九个小公国。在德国的那片土地上,往往一个小城堡就是一个国家。德国从来没有合过,大部分时间都是分,它的分是常态,合是偶然,甚至是灾难性的。金耀基先生的那本书给我的影响很大,让我从此害怕“大一统”。我觉得小的、自由的、独立的就是这种东西,我们能够把自己的小世界、小王国给很理直气壮、有滋有味地活下来,就够了。

任志强、王巍与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读书会

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主席,是“成熟的企业家”任志强的新身份。通过举办读书会,他希望更多的人有独立思考能力,了解更多的历史和事实,不变成乌合之众。

任志强、王巍两位企业家,办成了中国近二十年来影响最大的读书会。《读书》杂志主编打电话给王巍:“《读书》这些年一直想办的就是这件事,没有办成,你们办成了。”王巍回答:“你们那个时候不容易,时代不一样了,我们赶上了好时代。”

罗辑思维:成名的代价

《罗辑思维》是本有趣的书,深入浅出,基本上可类比于《引爆点》(The Tipping Point)、《转瞬之间》(Blink)的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将那些重要的知识通俗化。罗振宇会推荐《信号与噪声》,但能看下去的人不多,但如果我们不了解,那大麻烦就来了,大麻烦就是等着被那些大数据不离口的人忽悠吧。脱口秀,或者说,说书,也是个有意思的传统,《明朝那些事》是一种说书,熊逸那些书也是说书。

书店:这门奇怪的生意

读易洞书店创办人邱小石:现在的书店经营,是一门奇怪的生意。当前书店遭遇的整体困难,不是由于网店的冲击,更不是房租的问题,我个人认为的本质问题是,由于现代人的时间普遍不够,接受知识的方法与途径发生变化(碎片/图像/互动),从书中获取的阅读量迅速衰减,导致不读书,不买书。有人建议,书店应当多元化经营,比如加入创意产品售卖等,可是,书店不卖书了还有必要叫书店么?总之,对于书店的未来,我不觉得有任何刻意挽救之必要,顺其自然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