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创造与内容变现:百度百家,谈钱太俗,让我们谈谈收入吧(共 5 篇)

十几年来,互联网业通过写作者提供的内容凝聚了大量财富,但作者的稿费却十几年不见增长,期盼能够有更多网站行动起来,推出更多好的商业机制,使写作者的劳动获得更公平的回报。

共包括5篇文章:(1)(2)两篇谈收入与变现模式,来自信海光、程苓峰,(3)一篇为和菜头批评百度百家,(4)一篇为百家推出前陈中的分析文章,(5)最后一篇为百度新闻陈磊从内部进行的解读。

传媒转型:资本运作频频 华闻传媒编织“大文化”

2013年的最后一天,华闻传媒发布了《新增股份变动报告及上市公告书》,宣告了一笔近40亿元重大重组交易的收官。本次交易完成后,华闻传媒持有华商传媒及澄怀科技100%股权。华闻传媒并与华商传媒合并持有华商数码、华商网络、重庆华博传媒、吉林华商传媒、辽宁盈丰传媒、华商广告100%股权以及陕西黄马甲90.00%股权。华闻传媒又与华商广告合并持有华商卓越文化100%股权。此次交易收购标的资产之一的澄怀科技,主要业务是为客户提供高端留学咨询服务,属于现代文化服务与传播产业,名下还拥有以留学及考试资讯为主要内容的网络社区“太傻网”。

纸媒的账本、传统媒体人的坚守、竞逐新媒体

“所谓新媒体,不应该仅仅是指互联网媒体,重要的是能够从自身定位出发,探索实现新型媒体功能。”牛文文认为,报道黑马企业,只是传统意义上的媒体功能;而黑马产业链涉及的是一个互动式线下沟通平台,这是在实现媒体的综合资讯服务功能。“传统媒体应该把握移动互联网和4G的机会,尽量来构建一个虚拟的社会。”牛文文说,所谓的虚拟社会,就是把媒体变成一种互动,让用户和用户之间发生内容分享的关系,需要平台运营者提供一个游戏规则,在这个游戏规则下设置产品销售的门槛,通过关系来套现,而不是内容套现。

66岁的创业者:莫博士作别《华尔街日报》和AllThingD,创办新网站Re/code

用莫博士自己的话说,AllThingsD的成功是因为用传统媒体的质量标准与职业道德去报道和分析科技行业。虽然离职创业新网站,但莫博士对科技媒体报道的准则始终未变。在他看来,稿件质量必须高于数量,这是一家科技媒体最关键的要素,而记者需要以职业道德来赢得读者的信任。“牢记自己的读者是谁,永远不要居高临下和他们说话。”(Figure out who your readers are and to never talk down to them)

柏林:贫穷,然而性感

(刊于LENS2011年8月号)到达几天之后,我学会了问人们:你来自东德,还是西德?22年过去,墙倒塌了,德国统一了,但生活没办法一笔勾销。往日隔绝的,不只是地理——1989年东德人跨越柏林墙之后,一脸茫然,他们的地图里没有西柏林,墙这边的街道对他们是那么陌生。远不止如此,冷战留在人们心上烙下的印记,需要几代人的生活,才能真正弥平。

在北京读哈维尔

这真是社会生活的正常化吗?哈维尔意识到,这种气氛腐蚀了社会肌体、也侮辱了个人尊严,抽空了他们的道德与思想维度,把人弱化成低等的消费动物,。他这样形容这条“正常化之路”——“迄今为止,您和您的政府为自己选择了一条轻松自如、但对社会却是最为危险的道路: 为了外表形象而使内部腐败的途径;为了不断增强统一性而使生活死水一潭的道路;为了微不足道地保护你们自己的权力的理由,而加深我们社会精神和道德的危机,以及无休止地损害人性尊严的道路。”

读者留言:我们的理想是每个人对于发声的向往

再深究一步,其实新闻也并非是我们的理想。我们的理想是每个人各自的对于发声的向往,对于真相的渴求以及对于世界的关爱。倘若有一天离开新闻,我们也能在别的方面完成我们各自的这些理想,那我猜想新闻人中会有许多义无反顾地选择离开。

我们的身边并不缺乏这类例子,我们总是喜欢将自己的爱好具象化,但剥离开某一具体形象,其背后的乐趣、精神、理念才是我们灵魂深处真正向往的。换句话说,如果说一个人只是喜欢报纸上的一个个字,一幅幅图,却根本无视字符间的心血,图片后的真相,那他也不该被称为有着新闻理想,热爱新闻的人。

牛文文:媒体不需要有发行部和广告部

我在硅谷待了十天,在纽约周围混了大概四五天。我在硅谷强烈地感到了一种改变世界的冲动。那儿就没有什么悲摧的事儿,一悲摧了赶紧收摊干新的事儿去了,也没有太多悲摧的人。到了纽约更是那,我觉得这个世界,只有美国人民不怕变革,而且主动说我要改变世界,任何人都想改变世界。说我这个生意不行了,不行了就不行了呗,不行了收摊很容易,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收摊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