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罗振宇

传媒转型:资本运作频频 华闻传媒编织“大文化”

2013年的最后一天,华闻传媒发布了《新增股份变动报告及上市公告书》,宣告了一笔近40亿元重大重组交易的收官。本次交易完成后,华闻传媒持有华商传媒及澄怀科技100%股权。华闻传媒并与华商传媒合并持有华商数码、华商网络、重庆华博传媒、吉林华商传媒、辽宁盈丰传媒、华商广告100%股权以及陕西黄马甲90.00%股权。华闻传媒又与华商广告合并持有华商卓越文化100%股权。此次交易收购标的资产之一的澄怀科技,主要业务是为客户提供高端留学咨询服务,属于现代文化服务与传播产业,名下还拥有以留学及考试资讯为主要内容的网络社区“太傻网”。

自由联合、自动解散:一个罗辑思维订户眼中的互联网思维

自媒体的人模式基本上就是写稿参加论坛以及个人品牌的周边延伸等。罗振宇则说他的运营模式是雪山模式,就是指由于团队人员非常少,据说只有5人,所以不太需要固定的盈利模式,无论是收费还是拉赞助都足以养活团队。这很像雪山上,只要雪足够厚,就一定会因为雪的融化而在山脚下汇聚成一条河流,只不过汇聚成河流的渠道不太固定而已。

央视的窘境

新闻中心的人们聚集在大裤衩观光平台,白岩松斯基正慷慨激昂地当众演说。“本台最新消息,本台记者报道:本台着火了……收视率下降,广告不再增长,重大新闻失语,央视不再是电视界的延安,糟糕的时代越来越缺少终极关怀……”

“想想看,20年前,中国电视是一潭死水,是谁,拯救了中国电视?是东方时空!20年后的今天,央视自己变成一潭死水,谁能再把它掀起波澜?!我可以不负责地说,是……”

自媒体是一个伪命题:讨好粉丝是那些拉到足够多粉丝的自媒体人最痛苦的事

有人告诉张春蔚,要“拉下脸来才能拉到粉”——要天天在微博里跟粉丝互动,最好上传你的照片……“但我实在不能容忍自己堕落到这一步。我到现在还没放过我照片,但我知道这是加粉利器。”有一次张春蔚策划了一条微博,几个小时就有三十多万的转发。极大的兴奋却让张春蔚感到心力交瘁,“这种教主的义务我是扛不下来的,那是一种对体力和恶心的考验。而且,超级无聊。”

冯大辉说:“我并不接受自媒体这个说法,自媒体和之前的博客时代有什么区别呢? 所谓自媒体,就是个体表达自己的方式。”

罗振宇:一切产业皆是媒体

我现在做罗辑思维,如果关注我的人一直知道这里面后面有一些影子,其中一个叫申音,一个叫吴声,实际上他们就是管运营的。所以罗辑思维不是一个单独的自媒体试验,它是一个全面推开的三个层面的试验。我们一开始就意识到,自媒体不是靠一个人出来的,自媒体如果靠一个人出来,它会又进入大众传播的逻辑,就是造星。我认为是郎咸平、郭德纲、周立波,所有单干的人都可以称之为自媒体。但是我们发现大众传播时代正在发生崩解,从此之后所有的人都进入了一个非大众传播时代,所以造星时代用的所有的手段是没用的。

罗辑思维:成名的代价

《罗辑思维》是本有趣的书,深入浅出,基本上可类比于《引爆点》(The Tipping Point)、《转瞬之间》(Blink)的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将那些重要的知识通俗化。罗振宇会推荐《信号与噪声》,但能看下去的人不多,但如果我们不了解,那大麻烦就来了,大麻烦就是等着被那些大数据不离口的人忽悠吧。脱口秀,或者说,说书,也是个有意思的传统,《明朝那些事》是一种说书,熊逸那些书也是说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