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d that matters

Mind新闻摘要

报纸死了怎么办

但现在谁还发电报?凭什么要把新闻写成干巴巴的5W1H,而不能像小说一样起承转合,引人入胜?如果把最重要的放在最前面,谁还会点击后面的内容和广告?短是必要的,在海量信息的时代,可能需要更短,甚至标题党、配美图,否则在那么多的新闻里,谁会注意你的新闻呢?但由于有链接,新闻也可以写得很长,配上各种相关不相关的信息,读者有兴趣、有时间,可以一路点击下去,网站巴不得你多停留呢。同样,在写稿时,恐怕要考虑哪些是热词、关键词,既便于做链接,也便于搜索,要知道多数人的信息是靠搜索得来的。

张一鸣:今日头条为什么火,技术真能帮媒体变现?

今日头条火了以后,很多人问张一鸣,你之前是不是新闻系的?你之前是不是搞媒体的?你是不是哪个报社出来的?事实上,他曾经也在互联网圈创业,是做产品技术的方向。他在演讲中说,“我们看待媒体这个事情跟很多同行是挺不一样的”。

怎么个不一样法?做成不一样的前提是张一鸣作为技术出身的创业者,对媒体本身的理解。他认为,“媒体最核心的是对信息的分发,分发(的方式)有很大的变化。” 他对自己的产品今日头条本质的概括,正如这款应用的广告推广语:一个没有小编的推荐引擎,他把推荐算法协助阅读的技术成果应用到了移动端。

徐达内《纸媒的黄昏》 、李晓强《头天》、与报道《报业十年间》

虽说1990年代以来,中国媒体就一直是在政治和资本的双重压力之下谋求生存,而且,全球同行多少也是概莫能外,但是,夹缝从来没有像2013年这般逼仄。经营收入急剧下跌、意识形态控制收紧,再加上因为多桩内部丑闻带来的行业声誉损害,早就远离“无冕之王”称号的中国媒体从业者,更像是被脱去了“皇帝的新衣”,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新闻不是“真相的机器”,而是李普曼所说的“聚光灯”和“探照灯”

史安斌: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Michael Schudson教授在探讨2014年新闻业前景时指出,新闻不是“真相的机器”,而是李普曼所说的“聚光灯”和“探照灯”。在大数据与信息过剩的风险社会,真正有价值的新闻应当是基于数据分析得出的“预计明天将有暴风雨”式的对公众的忠告、指南、通知、预警。

沃顿商学院多位教授分析:贝索斯能拯救新闻业吗

过去几个月,亚马逊创始人、EBay创始人、Facebook创始人等科技界巨头纷纷成为新闻媒体的老板。他们声称自己的投资目的不是赚钱,而是保护独立的新闻工作。沃顿商学院的教授们对此看法不一,但共识是,起决定作用的不是这些科技富豪,而是新闻内容的消费者

有效新闻写作十一篇:对英国《经济学人》写作手册的译介

译介者为原《财经》执行主编王烁,现为财新《新世纪》主编。2009年他写道,《经济学家》目前为止几乎免于受到经济危机和行业变迁的双重冲击,有可能还更加成功,过去两年发行量有明显增长。《经济学家》有特殊的吸引力。每周四出版,到周末看完,一周大事齐备,观点引人思索,写作有强烈风格。对读者这是一个不错的解决方案。

曼德拉,解放者而非治理者

曼德拉对自由的追求,让他从部落酋长的宫廷走出来,参加到地下解放运动中,也在监狱采石场度过许多时光,最后走进了非洲最富有国家的总统府。与许多他被视为志趣相投的成功革命家不同,他婉拒了第二个总统任期,高高兴兴地把权力交给了选举出来的自己的继任者。南非虽然仍面临着犯罪率高、贫穷、腐败与疾病等各种问题,但作为一个民主国家,它在世界上受到尊重,也处于显著的和平状态。

央视的窘境

新闻中心的人们聚集在大裤衩观光平台,白岩松斯基正慷慨激昂地当众演说。“本台最新消息,本台记者报道:本台着火了……收视率下降,广告不再增长,重大新闻失语,央视不再是电视界的延安,糟糕的时代越来越缺少终极关怀……”

“想想看,20年前,中国电视是一潭死水,是谁,拯救了中国电视?是东方时空!20年后的今天,央视自己变成一潭死水,谁能再把它掀起波澜?!我可以不负责地说,是……”

《金融时报》自我革命:数字化先行 多渠道经营

新闻摘要编辑:《金融时报》(FT)的数字化变革,或许在它未能展开印刷版业务的中国大陆是个有趣的观察视角。FT中文网是最为成功的专业财经资讯网站,它证明没有纸张的高品质媒体在某种程度上是可行的:借用已经建立的媒体品牌,组合已有内容与新内容,以新载体的本质进行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