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d that matters

阅读的乐趣

对陈丹青这篇书评过瘾,他与高手对谈,有蓝火扑哧扑哧地的冒

我觉得吧,陈丹青既缺乏深厚的古典文学修养,也没有坎坷丰富的人生阅历,他的文章像杂草一样疯长,缺乏节制和痛感,虚火倒是旺得很,要喝王老吉才行。但他的演讲、访谈就不一样了,这种即时性、口语化的文本,有火就着,尤其与高手对谈时,要是有蓝火扑哧扑哧地的冒出来才好咧。所以,对陈丹青新出的三本书,我是舍弃游记,直奔杂文演讲集(《草草集》)和访谈集(《谈话的泥沼》)。幸运的是,哇塞,这里头果然有一个“冒蓝火的陈丹青”哟。

倪为国:出版编辑是一个人的“战争”

背负理想进入出版业的编辑要打好两场仗,其一是与自己的战争,在舍商业之理性与得文化之理想之间博弈;其二是与作者的“战争”,以己之立场“俘获”某一领域的专家。那么,一个好的编辑如何才能挣脱商业的桎梏、在杂草丛生的出版园地中坚守自己的文化理想?倪先生以西塞罗的一句话作答并勉励后辈——宁可跟着柏拉图犯错误,也不愿意跟着某些人做正确的事。

《读库》8年:老六说,小巷即自由

十几年前我读过金耀基先生的《剑桥与海德堡》,里面有一句话,“小巷即自由”。他有一个很具体的数字,在法国大革命爆发那一年,1789年,神圣罗马帝国便拥有一千七百八十九个小公国。在德国的那片土地上,往往一个小城堡就是一个国家。德国从来没有合过,大部分时间都是分,它的分是常态,合是偶然,甚至是灾难性的。金耀基先生的那本书给我的影响很大,让我从此害怕“大一统”。我觉得小的、自由的、独立的就是这种东西,我们能够把自己的小世界、小王国给很理直气壮、有滋有味地活下来,就够了。

任志强、王巍与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读书会

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主席,是“成熟的企业家”任志强的新身份。通过举办读书会,他希望更多的人有独立思考能力,了解更多的历史和事实,不变成乌合之众。

任志强、王巍两位企业家,办成了中国近二十年来影响最大的读书会。《读书》杂志主编打电话给王巍:“《读书》这些年一直想办的就是这件事,没有办成,你们办成了。”王巍回答:“你们那个时候不容易,时代不一样了,我们赶上了好时代。”

罗辑思维:成名的代价

《罗辑思维》是本有趣的书,深入浅出,基本上可类比于《引爆点》(The Tipping Point)、《转瞬之间》(Blink)的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将那些重要的知识通俗化。罗振宇会推荐《信号与噪声》,但能看下去的人不多,但如果我们不了解,那大麻烦就来了,大麻烦就是等着被那些大数据不离口的人忽悠吧。脱口秀,或者说,说书,也是个有意思的传统,《明朝那些事》是一种说书,熊逸那些书也是说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