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d that matters

阅读的乐趣

书店:这门奇怪的生意

读易洞书店创办人邱小石:现在的书店经营,是一门奇怪的生意。当前书店遭遇的整体困难,不是由于网店的冲击,更不是房租的问题,我个人认为的本质问题是,由于现代人的时间普遍不够,接受知识的方法与途径发生变化(碎片/图像/互动),从书中获取的阅读量迅速衰减,导致不读书,不买书。有人建议,书店应当多元化经营,比如加入创意产品售卖等,可是,书店不卖书了还有必要叫书店么?总之,对于书店的未来,我不觉得有任何刻意挽救之必要,顺其自然为好。

书评:不安的挑衅者

对希金斯而言,不吝侮辱之词其实是一项讲究的公共服务。在《致反向思维者》(Letters to a Young Contrarian)中,他为占据极端立场辩护,称只有这样你才能影响公共辩论里温和观点的位置和内涵。如果你反驳真理往往介于黑与白之间,希金斯会回答说:或许如此,但本人对“中和真理与谬误”不感兴趣。有很多善于表达“其实事情不那么简单”的知识分子,希金斯喜欢说“其实事情没那么复杂”。

一个没有隐私的世界

在戴夫·埃格斯的新小说《圆圈》中,也存在着奥威尔式的三条简短口号。埃格斯这本书的主题是,如果按照逻辑推演,丧失隐私的情况达到极致,将会出现怎样的景象。他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政府上,而是放到了日复一日地闯入我们隐私地带的科技公司身上。你将看到,圆圈是一家硅谷公司,是谷歌、Facebook和Twitter的邪恶混血。

单读:莎士比亚在巴黎

“莎士比亚书店”被誉为“世界上最美的书店”之一,也是巴黎的文化地标和全世界独立书店的标杆,至今仍让全世界的爱书人津津乐道。从它诞生开始,就在机缘巧合下吸引了乔伊斯、海明威、菲茨杰拉德、纪德、拉尔博、瓦乐希、安太尔等作家与艺术家,不仅成为英语和法语文学交流的重心,也是当时美国“迷惘的一代”流连忘返的精神殿堂。书店创办者毕奇小姐的回忆录不仅讲述了书店经营中的欢喜、哀愁、成就、遗憾和与很多知名作家交往中的细节,也讲述了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里的文化和社会变迁。梁文道/导读

阅读丰富人生

任志强:我读书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盲从;第二个阶段,迷惑;第三个阶段是探索。小时候因为 作文不好,母亲逼我读书,就读《牡丹亭》,看不懂,硬塞,塞的时候就是想写好作文。后来我在司令部当参谋,读的书集中于军事政治,到改革开放时,突然发现跟不上,论经济,不懂经济,改革开放之后才开始读经济的书。

刘晓光:对我影响最大的阅读是一些回忆录、人物传记,第一本是《阿登纳回忆录》,第二本是《田中角 荣回忆录》,第三本书是《尼克松回忆录》。我们的成长阶段都是一样的。一个叫“读万卷书”,一个叫 “行万里路”,一个叫“阅人无数”。我们这一代人大多数跟我差不多,在大量的社会实践中慢慢读社会这本书,丰富、圆满自己的人生。

王巍:简短来看,晓光读的是《阿登纳回忆录》,德国总理,《田中角荣回忆录》,日本总理,再一个是《尼克 松回忆录》,这些都是大政治家,所以最后你成了北京最大的控股集团总经理。老任读《少女之心》(现场笑)、《七侠五义》,明显有情有义。